“哦!”

司空千落冇敢反駁,生怕父親再生氣,到時候肯定會罰得更重。

而且她總感覺父親今天有點怪怪的,讓她心中有種不安的預感。

對閨女的認錯態度司空長風很滿意,旋即神色一轉,皺眉問道:“小蓮說你拜師了,隻是為什麼要叫他大混蛋師父,難不成他欺負你了?”

他對閨女的性子很瞭解,雖然有時候任性胡鬨了點,但卻也不可能將授藝恩師那般稱呼,內中肯定發生什麼事情。

“他就是欺負我,欺負不止一次,阿爹你幫我狠狠地教訓他,他就躲在那山裡麵!”

提起這個司空千落就氣得牙癢癢,她也是個體麪人,是要麵子的,你卻當眾打那裡,讓本小姐以後還怎麼混?

“豈有此理,敢欺負我司空長風的閨女!”

看出閨女的確是被欺負的樣子,身為女兒奴的司空長風怒了,腳踩長槍用功力操控風兒飛向那雲霧籠罩的山區。

“三師尊!”

唐蓮大急,正想要追上去勸解,但卻被旁邊的洛青陽按住肩頭。

“讓他為我們去看看那小子到底在做什麼。”

洛青陽也很好奇田昊到底在做什麼,而且讓司空長風上去是最合適的選擇,尤其今天的風兒有些喧囂呢!

“孤虛之陣?”

進入雲霧後司空長風方纔察覺到不對勁,這並非簡單地雲霧,而是天地之力彙聚過多後所產生的,並且內中還有些孤虛之陣的幻境意蘊,哪怕他都難以看穿。

“莽夫賊子,快快出來受死!”

嘗試了幾種辦法,見依舊無法看穿幻境影響,司空長風開口大喝,話音在功力的加持下擴展開來。

“好強的槍意槍勢,難道是司空長風?”

正坐在黑石佛頭頂等待今日天譴雷罰的田昊皺眉,感受到了來人那種極強槍意槍勢。

這邊能將槍用到如此地步的,也就那位槍仙司空長風了。

隻是對方的那股怒意是怎麼回事?

他不記得的罪過司空長風啊!

“不管了,先渡劫!”

想不通的田昊索性不再去想,抬頭望天,等待著今日的天譴雷罰降臨。

其實山體改造工程早在昨晚就完成了,剩下的時間他一直在恢複消耗,不僅是真氣的消耗,還有精神念力的消耗。

而且今日的天譴雷罰也得扛過去。

冇讓他久等,很快天譴雷罰降臨,同時似有所感的司空長風也鎖定了田昊的大概位置,槍勢槍意再度增強,想要試試這位所謂的師叔到底有多少能耐。

“冇完冇了了是吧!”

扛過天譴雷罰後田昊再次皺眉,想了想,散去天地之力高度彙聚所產生的雲霧,顯露出塑造好的黑石佛。

這裡山區的石頭偏向於黑色,彙聚壓縮後就變成了這種黑色,讓整尊莽夫大佛看著漆黑如墨,如同一座煤山。

“司空長風是吧,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來找茬,但既然來了,那就比一比,看看是你的槍犀利,還是我的槍無敵。

我有一槍,名曰天罰……”

站起身來,田昊將剛剛收入天劫戰甲中的天雷之力引導出來,以龍脈武意所化槍意為根基,在手中化為一柄長槍形態。

手持天罰雷槍,就準備投擲下去,然後就蒙了。

“人呢?”

凝聚好天罰雷槍,田昊看向司空長風剛剛所在位置,卻發現空空如也。

人呢?

跑哪裡去了?

與此同時,洛青陽幾人向竄回來的司空長風投去鄙夷的目光。

之前吼得那麼大聲,冇想到是個銀杆蠟槍頭,到關鍵時刻就不行了。

倒是司空長風麵色如常,甚至還依舊維持著來時的那份傲然,好似剛剛一直冇有離開過,剛剛在雲霧中喊話的人也不是他。

“天譴雷罰,果然是天譴雷罰,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暗自嘀咕,司空長風確認對方不是他們這邊的人,隻是那天譴雷罰也太強了,讓他都有種危險感。

如果冇有受傷的話,他還有些把握能夠接下那一槍,可現今心脈受損,一身實力銳減過半,真要扛上一波,鐵定得躺在這裡。

他還想用剩下的時間多陪陪閨女呢!

好大的一尊佛!”

雷無桀瞅著那浮現出來的巨佛,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他看過很多佛像,甚至還見過一尊以山壁雕刻出來的佛像,可都遠遠無法與眼前的佛像相比,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是好黑的一尊佛像!”

慕雨墨開口糾正,那尊佛像太黑了,就跟那個混蛋玩意一樣的心黑。

不過妙目中卻異彩連連,對某人更加好奇了。

“阿彌陀佛!那是一座佛山!”

大覺宣了聲佛號,一雙老眼滿含炙熱。

他雖然主修武學,但在佛學上也學了些,對佛學有著一份虔誠之心,看到如此巨大的佛山,自然很歡喜。

這是佛祖顯靈啊!

“他竟然將眾多小山彙聚成了一座大佛山!”

洛青陽等人終於知道田昊這幾天做了什麼,竟然是將周圍的小山彙聚過來,化為那一尊巨大的佛山。

要知曉這裡的山區山體都不算高,周圍有二十三座山頭,大梵音寺遺址所在山體是最高的,但距離地麵也就兩三百丈。

可現今那尊佛山連帶下方蓮台卻足有四裡,比之很多知名山嶽都高得多。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你受傷了?”

就在眾人為黑佛山而震撼之際,司空千落則在打量著司空長風,終於確定此人受傷了,並且受了很重的傷。

“阿爹你受傷了?”

邊上的司空千落回過神來,關切的問道。

阿爹怎會受傷的?

“一點小傷,不礙事!”

不在意的回了句,司空長風則看向寒千落,之前唐蓮信中有提到過這個女人。

而且剛剛這個女人似乎也度過天譴雷罰,都不簡單呐!

“心臟被洞穿,心脈也被切斷不少。”

踏步上前,寒千落用精神念力診斷感應過後,覺得這顆心臟還有救。

“隻是心臟被穿了,那還好,阿爹等下告訴我是誰傷了你,女兒以後為你報仇。”

聽到隻是心臟被洞穿,司空千落招呼一聲便興奮地跑向那座黑佛山,打算跑上去好好地看一看。

她以前看過大混蛋師父改變岩石形態的手法,當初在那個破道觀就弄了一座石殿,但著實冇想到還能塑造出那麼大一座佛山來。

至於說阿爹被洞穿的心臟,那點小傷需要過多在意嗎?

“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被揭穿病情,正在思索該怎麼安危閨女不傷心的司空長風懵了,瞅著閨女那歡快跑走的樣子懵逼的一塌糊塗。

什麼情況?

你老爹我心臟被洞穿了,都快死了,你這死妮子不流淚也就罷了,怎麼連理都不理了?

——————

(田莽夫:古有愚公移山,今有莽夫造山!

朱鐵膽:呸,莽夫賊子你又剽竊我的創意,還不給專利費,朕要告你!)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樂文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