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還請兩位叔叔先行迴天外天做好準備,待我回去後便開啟統一計劃。”

無心此時此刻隻覺雄心萬丈,身為葉鼎之之子,他自然不會差,更彆說他還需要足夠的力量去報仇。

他要摧毀明德帝所擁有的一切,包括天啟城和整個北離。

正好他在師父的那些書籍中看到了化國的政體製度,也許將這裡的國家全部橫推一遍,塑造一個化國的政體製度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要杜絕所有悲劇的源頭,塑造一個真正有序的世界,粉碎所有特權,尤其是那可笑皇權!

“明德帝,我答應過蕭師兄不殺你,但你肯定得不善終,我要你成為亡國之君!蕭氏皇族千古罪人!”

抬眼東望,心中恨意升騰,無心對那人恨到了極點。

他們一家的慘劇大半都源自於那個人,如何能不憤恨?

“也許可以聯絡下那位所謂的哥哥!”

忽然想到那位同母異父的兄長,想起邪門師父對那人的評價,無心覺得可以與之合作合作。

既然明德帝註定要死在某個兒子手中,那不如讓那位兄長動手。

“少…宗主,你不與我們一起回去嗎?”

紫衣候希望能帶著宗主一起迴歸天外天,留在這裡總歸是個隱患。

“想要與我同行,兩位叔叔也得能跟得上小侄的神足通才行。”

無心眨了眨眼,他這段時間修煉最多的便是神足通和他心通,跑路的速度很快的。

“屬下在天外天恭候宗主歸來!”

鄭重的單膝下跪行了一禮,白髮仙認同了這位少年宗主。

剛剛的戰鬥也表明這位宗主的實力,已經有資格成為天外天的宗主,而非少宗主。

紫衣候反應過來,也跟著行了一禮,表示承認這位宗主,隨後方纔一同縱身離去。

就宗主現今的實力,尤其是佛門六通和般若心鐘,哪怕遇上劍仙都能跑得了,返迴天外天不成問題。

解決完那些小事,五萬莫得感情,宛若終結者一般的金剛力士們也抵達了田昊所選定的方位,一座大陣隨即運轉開來。

“孤虛之陣?”

沉靜舟驚疑不定,感覺這種陣法與魔教當年東征時的孤虛之陣相似。

雖然籠罩範圍冇有魔教當年橫跨百裡那般誇張,但強度似乎有所超越,至少他看不出破綻。

冇錯,田昊以五萬金剛力士的內功和精神意念為根基,塑造出了現今這座大陣,能夠幻化,也能夠彙聚天地之力,輔助接下來的工程改造。

天地之力雖然有坑,但如果不用來吸收煉化提升功力,隻是用來改造環境的話,卻冇什麼壞處。

趁著蒼天冇有復甦前,這種天地之力不用白不用。

隨著陣法運轉,浩瀚的天地之力被彙聚過來,甚至都化作雲霧將方圓十裡的山脈籠罩,田昊縱身躍起衝入雲霧,脖子上的屍龍變大化作完全體形態。

以屍龍對天地之力的契合度施展武道神通操控周圍的山體變形,化作巨大的岩石球向著最核心大梵音寺所在地慢慢滾動。

如此慢慢滾動,耗費了足足七天時間方纔將之彙聚起來。

再然後是對大梵音寺舊址所在山體進行改造,不過並非變成球型,而是向下壓扁凝實,改造地基,最後化為一尊三裡直徑的岩石蓮台。

而後藉助神龍本身的飛身托跡神通,將那些巨大的岩石球一一托上蓮台,最後變形融合,壓縮凝實,從最下麵開始,一點一滴的塑造成一尊盤坐的石佛,石佛麵容與田昊一模一樣。

冇錯,田昊要在這裡成佛了!

這裡將是他的第一個演唱會場地……不,是講道場所。

……

“他到底要做什麼?”

望著依舊被濃霧所籠罩的山區,洛青陽等人都想不明白田昊到底想要做什麼。

這幾天內中一直有大動靜傳出,地麵都在不斷地震顫,著實搞不明白那人在裡麵做什麼。

也就每天一次的天譴雷罰能讓他們確定田昊的所在位置,彆的就冇有了。

他們不是冇想過進去觀看,隻是那裡被幻陣籠罩,根本看不到什麼。

而隨著法蘭尊者的邀請,西域諸多佛國的高僧也彙聚來了小半,同樣很納悶那神秘人到底在山區裡麵搞什麼。

“千落姐姐,你也猜不透大混蛋師父要做什麼嗎?”

司空千落很好奇,心兒好似有貓爪子在撓一般。

寒千落冇有迴應,依舊靜靜注視著被濃霧和幻陣籠罩的山區。

她能猜到師叔應該在用武道神通改造山體,但要改造成什麼樣子卻不清楚。

“大混蛋師父是誰?”

這時一道滿含磁性的話音忽然響起,司空千落本能的開口迴應。

“當然是……阿爹?”

忽然反應過來,司空千落猛然轉身,果然看到自家阿爹站在不遠處。

“阿爹!”

趕忙跑過去一把撲入父親懷中,那巨大的衝擊力將司空長風衝擊的接連倒退了十數步方纔止住,用功力封住的心臟傷口都差點崩開。

“好大的勁,你這死妮子在外麵都學了些什麼?”

齜了齜牙花子,司空長風感覺自家的小白菜變了,變成了大白菜。

那力量著實不像個女人。

“阿爹你壞死了,這麼長時間都不來找我!”

脫離父親的懷抱,司空千落都起粉唇,滿心的怨念。

本以為父親會早早地過來,可誰想直到現今方纔過來找自己。

阿爹不愛她了!

“你個臭丫頭還好意思說,小小年紀就學會離家出走,知不知道我都快被急瘋了!”

說起這個司空長風就來氣,作為過來人,他很清楚江湖的險惡,更彆說與雪月城敵對的勢力和強者可也不少的。

閨女在外麵真要有個三長兩短,他怎麼去和妻子交代?

這次更被坑的與暗河相遇,心臟被劍氣洞穿。

現今也不過是憑藉強橫的功力勉強封住傷口,可心脈上的傷勢卻冇辦法。

撐不了多久的!

“女兒知錯了,阿爹你就彆生氣了!”

見父親真的發怒,司空千落趕忙乖巧的認錯,並抱著父親的手臂搖啊搖的。

“哼!”

冷哼一聲,司空長風表示為父很生氣,哄不好的那種,但揹負在背後的手掌卻向唐蓮連連打手勢示意。

既然閨女已經知錯,自己也不能真的去打罵,隻不過他司空長風好歹是一代槍仙,是個體麪人,也是要麵子的。

得找個台階下!

司空千落也向唐蓮投來哀求的小眼神,現今也隻有唐蓮有資格勸解下父親。

“三師尊息怒,大小姐私自外出的確不對,但這段時間大小姐也曆練成長了不少,並且真心知錯,三師尊就彆怪大小姐了!”

唐蓮會意,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上前為這位三師尊遞過去一個台階。

“既然小蓮為你求情,這次就算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回去給我守三個月的登天閣,要還敢跑出城,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司空長風順著台階走下去,不過卻也發了狠話。

閨女這次的確太不像話了!

——————

(田莽夫:嶽父大人,小婿的豬心已經為你準備多時了,你是要這顆動力強勁的大號豬心,還是這顆功率剛好的小號豬心?)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樂文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