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門的丈六金身的確強橫,在這邊據說隻有達到了神遊玄境才能修成。

大覺這種雖然隻是憑藉一時功力爆發,再加上境界突破灌輸的大量天道之力而成,比之真正的丈六金身差了不少,可卻依舊是足以比擬劍仙的力量。

然而這片大陸畢竟是以心境心神為主的修煉體係,最多多了一個天道之力,在純粹的外功勁力方麵,遠遠比不得田昊這種多邊形的全能戰士。

所以一拳下去,大覺殘缺版丈六金身就被打破。

這一幕看得白髮仙幾人眼皮直跳,深刻認知到眼前這個男人喪心病狂。

至少身體力量很非人。

而冇有功力和天道之力的加持,大覺的身形快速縮水,甚至隨後縮水成了一種皮包骨,極其枯瘦,看著如同骷髏一般。

顯然之前強行施展丈六金身是有代價的,哪怕隻持續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但卻也將大覺的精氣消耗大半,再多上哪怕一個呼吸就得十死無生了。

不過天道之力和功力的散去卻讓大覺從走火入魔的狀態中退出,連帶心魔執念都隨之崩潰。

“大覺師父,可有感覺好些?”

無心蹲下身子將大覺扶起坐好,關切的問道。

在明白一切後,他就對大覺冇有了太多的恨意,說到底還是自己父親當年造下的孽。

“你是故意引老衲入魔的?”

稍稍緩過氣來,大覺也明白過來,之前無心那般刺激自己,是故意引自己走火入魔的。

“這是師侄我唯一能夠想到破魔之法,大覺師父因為我父親而入魔,有道是父債子償,我自當為大覺師父破魔!”

點點頭,無心對此並未否認,也並不想加深與九龍寺的仇怨,那隻會讓真正的敵人痛快。

“多謝無心師侄的救命之恩!”

略作沉默,大覺單手行了一禮。

不管如何,這份救命之恩是實打實的。

“大覺師父無需為當年的事情介懷,那本身就是一筆糊塗賬……”

無心暗中傳音為大覺訴說當年的真相,包括自己母親的事情,聽得大覺懵逼不已。

“真相竟然是這般模樣,可笑!可笑!可笑!”

仰天慘笑,大覺冇想到十二年前魔教東征的真相竟然是一個笑話,因為一個女人而引發了一場戰爭,死傷無數,血流成河。

而追根究底,真正的源頭竟然是北離的那位明德帝。

可笑!可悲!可恨呐!

“大覺師父的師尊和我父親都是被命運所玩弄的可憐人,而我父親也已經自儘謝罪,希望大覺師父能看開當年的恩恩怨怨,我也無意與大覺師父和九龍寺為敵。”

鄭重的承諾,無心並冇有與大覺為敵的意思。

就算因為老和尚之死對大覺有些怨恨,可之前的一番暴打已經泄了那份恨意,現在剩下的隻有憐憫。

大覺說起來也是個可憐人,當年其師尊慘死,九龍寺也損失慘重,本人更被執念心魔折磨了十二年之久,最後還走火入魔了。

著實可憐!

“阿彌陀佛,老衲當年與忘憂禪師打了個賭,如今看來,那就是一個笑話!”

宣了聲佛號,大覺內心那叫一個苦逼。

自己執著了十二年的仇恨竟然是個笑話。

人家葉鼎之當年東征的主要目的是救回自己的妻子,他們當年也都被明德帝給利用了,甚至從某方麵而言可以說是助紂為孽。

當年師尊之所以會帶著九龍寺的高手傾巢而出攔截魔教,就是因為明德帝的一封密信。

師尊等人信以為真,抱著為了天下蒼生前去阻攔,戰死沙場。

冇想到到頭來,竟然隻是人家明德帝的一枚棋子。

可恨呐!

“寒師姐,大覺師父的傷勢如何?”

無心看向將手掌按在大覺手臂上的寒千落,現在就看這位師姐能否救治,否則以大覺的狀態,活不過三天。

“經脈斷了大半,精氣大損,我需要半刻鐘時間!”

簡單地解說一句,寒千落將手臂上的芙蓉劍顯露出來,以芙蓉劍的生之力量輔助治療大覺的傷勢,接續經脈,恢複筋骨,填充精氣。

她的醫術雖然冇有師叔那麼強,但這種程度的傷勢卻也難不倒她,半刻鐘就能治癒。

“我們這邊落後了太多太多!”

聽到寒千落那近乎非人的話語,沈靜舟忍不住感慨道。

他們這邊雖然有天道之力,心境的修煉體係更極其強大,可在其它方麵就要落後不少。

跟人家外邊大陸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的確落後了很多!”

洛青陽點頭認同,他親身體會過寒千落的醫術和那喪心病狂的戰鬥力,尤其是那種非人的身體素質。

可以說除了劍道之外,他對比寒千落冇有半點優勢,甚至還有很大的劣勢。

相比起來他們這邊的確有些急功近利了!

“和解了?”

白發仙的關注點不同,他更在意大覺的態度,看那樣子似乎是與少宗主和解了。

“不和解怎麼辦?這般對立下去對我們雙方都冇有好處,而且接下來我要徹底打通西域商道,組建商隊,往來東西兩方,賺取錢財輔助天外天發展。”

無心站起身來,暗中向兩位叔叔傳音。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跟隨在那位邪門師父身邊不僅僅是在修煉,還有看那些書籍。

憑藉自身過目不忘的本領,近乎翻書一般記下了很多很多,其中很多知識都能應用到管理髮展上。

依靠那些學識,他心中漸漸有了份謀劃,對天外天未來的發展規劃,爭取將天外天的地利優勢全部發揮出來。

“這些都是你想到的?”

相互對視一眼,白髮仙感覺眼前的少年好似變得陌生起來。

原本以為隻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傢夥,誰想竟然能有如此謀算,眼光也遠超當初的大宗主葉鼎之。

這便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嗎?

“莫叔叔,紫叔叔,我們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將四分五裂的魔……不,是聖教統一?徹底的統一!”

問出另一個問題,無心現今對天外天和魔教中的境況也不太瞭解。

他不想跟那些無聊的人在無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必須快刀斬亂麻的將魔教統一。

“如果少宗主能夠擁有匹敵當年大宗主的實力,半年內便可統一我教!”

略作思量,白髮仙給出一個比較保守的時間。

現在不比當初,當年大宗主雖然東征失敗,但卻也帶領他們域外宗派走上了前所未有的巔峰,大宗主的聲望深入人心。

以此為基礎,無心隻要展現出堪比大宗主的實力,絕對能快速的將四分五裂的魔教統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