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大覺師父,你是不是在為你那死去的師尊而憤怒?”

“當年我父親如同碾死一隻螞蟻般將你師尊碾死,今日我也能將你碾死。”

“憤怒嗎?有用嗎?當年你不如我父親,現在也比不得我!”

……

無心一邊用言語刺激,一邊用以柔克剛之法將大覺連續摔砸,讓大覺心中怒火與殺機越發的旺盛,執念也隨之爆發。

“砰!”

再次被摔砸在地上,大覺爬起身來,視線中的無心與當年的葉鼎之身影重合,殺念暴湧,開口爆吼。

“葉鼎之!”

“師兄!”

大懷等人大急,趕忙縱身過來,但迎接的卻是一場慘劇。

“九龍伏魔陣,給我起!”

雙手合十,以九龍伏魔陣強行抽取六位師弟的功力加持己身,將金剛伏魔神通的金剛之體催發到最極致。

體型再次膨脹,最後化為一尊一丈高下的金色巨人。

“師兄!”

大懷六人虛弱的跪地,看出師兄果然走火入魔,內心雖然更加焦急,但卻無可奈何。

彆說他們現今功力被抽乾,就算全盛時期也難以阻止得大覺,更彆說是走火入魔的大覺了。

“葉鼎之,你還我是遵命來!”

再次看向無心,大覺狂衝過去,揮拳砸下。

“大覺禪師果然入魔了,我們上,儘快製住他,廢功破魔!”

唐蓮不敢耽擱,施展昊天真身掄著玄鋼昊天錘砸下。

蕭瑟等人同樣不敢怠慢,施展各自的武道功體衝上去聯手圍攻。

雖然這般聯手圍攻有點不好聽,但誰讓他們對上的都是一些老前輩。

大覺本身的實力的確差了上次的沈靜舟許多,但卻獲得了大懷六人的功力將金剛之體催發到最極致。

甚至還走火入魔,激發潛能,論起戰鬥力,比之前的沈靜舟更加強大。

眾人聯手圍攻大覺,哪怕大覺實力強橫,也難以衝破眾人的陣法包圍。

尤其是唐蓮的亂披風錘法,最擅長以剛製剛,蓄積起來的力道破壞力驚人。

然而此刻的大覺是真強,並且有種越打越強的趨勢,甚至連停留多年的修為境界都在突破。

“你說的冇錯,隻修神通,不修佛法,終歸落了下乘!”

沈靜舟帶著兩名弟子伸展輕功飄落到田昊身旁,注視著大戰中的大覺歎息道。

他自然能看出大覺是執念太深入魔了,這放在佛門中本不應該的。

隻能說大覺或者說九龍寺太注重武道的修煉,忽略了佛法的參悟,方纔有了此劫。

“瑾仙!”

握著玉劍的手掌一緊,白髮仙神情不善。

紫衣候更在掌心凝聚出一團紫色功力,隨時準備轟出。

跟神秘的田昊不同,這位瑾仙公公可是明德帝的人,而明德帝是他們天外天的死敵,不死不休的那種。

對方來此肯定冇安好心。

“彆激動,他不是敵人!”

掃了眼過去,田昊示意大家都是自己人,彆總是打打殺殺的。

略作沉默,白髮仙按住好基友的手臂,示意其稍安勿躁。

此次他們的目的是帶走少宗主,最好彆節外生枝。

“你也上!”

向身旁的慕雨墨示意了下,田昊可不希望大覺真的走火入魔而死,那對他接下來的計劃不利。

當然,那得是大覺能夠如同原本命運軌跡那般大徹大悟,放下仇恨,否則還是去死吧!

“我不上!”

扭過頭去,慕雨墨此刻不想出手。

那麼多熟人看著呢,你讓老孃出手就出手,那老孃多冇麵子?

隻可惜接下來的變化讓慕雨墨更加的冇麵子。

“乖,趕緊上去幫把手,那對你也是一次曆練!”

伸手將阿姨的秀髮揉成一個雞窩頭,田昊溫和的勸說,如同一個在右拐蘿莉的怪蜀黍。

“你去死吧!”

嬌軀氣得直哆嗦,慕雨墨回手拍了一巴掌將田昊整個身子都凍成冰坨,這才拔出軟劍縱身衝入戰場,聯手圍攻越戰越強的大覺。

“真不乖,還是得繼續調教!”

震碎身上的冰塊,田昊抓著一塊冰塊啃了口,感覺挺解渴的,同時感歎阿姨還是欠調教了。

這一幕看的白髮仙神情多了份詭異,之前還在猜測此人與暗河有著怎樣的關係,現在明白了。

估摸著是那位蜘蛛女栽在了此人手中,成為了一個階下囚。

挺可憐的!

沈靜舟關注的重點則是田昊啃著的那塊冰。

暗河的霜玄掌他聽說過,是一種極其陰毒的掌法,雖然攻勢範圍遠遠不如自己的風雪劍法,但毒辣之處卻遠遠勝過。

那那並非是單純的寒氣,而是寒毒,哪怕他全盛時期也不想沾染上。

可那位卻直接啃了起來,真當那是冰棍啊!

“要來一點嗎?味道挺不錯的。”

察覺到沈靜舟的注視,田昊將手中冰塊一分為二,遞過去另一半示意嚐嚐。

“不了!”

沈靜舟果斷拒絕,同時暗罵妖怪,也感覺自己之前腦子肯定抽風了,竟然想要在這種妖孽手中搶奪小無心。

“葉鼎之,你給我死!”

忽然間大覺一聲暴吼,身軀再次膨脹起來,達到了恐怖的一丈六尺,再次揮拳砸向無心,力道更猛。

“丈六金身!”

“UU看書 www.uukanshu.com突破了!”

田昊幾人眉頭一挑,都冇料到大覺會在這種境況下突破瓶頸,成就逍遙天境。

“要殺了他嗎?”

寒千落問道,現在的大覺已經比當日的沈靜舟強了,她冇信心拿下,隻能殺死。

“我來吧!”

看到炮灰弟子們的大陣被大覺轟破,田昊向無心喊了聲。

“無心!”

正在被大覺追殺的無心會意,縱身衝向田昊那邊,後邊的大覺緊跟著追來。

巨大的腳掌每一次踏下都會讓地麵爆碎,同時其皮膚上有裂紋快速蔓延。

丈六金身是佛門金身的最極致,需要渾厚的根基才能施展出來,更需要足夠的佛法境界來駕馭。

大覺兩者都冇有,自然難以支撐太久,如果不儘快拿下,並廢除其體內功力的話,要不了幾個呼吸就得爆體而亡了。

“死!”

揮拳砸下,大覺心中殺意攀登到了一個巔峰。

然而這必殺的一拳卻被擋下了,被一隻比那金色拳頭小很多的手掌擋下。

“原來如此!”

感應過大覺丈六金身的奧妙,田昊恍然。

不等大覺另一隻巨拳砸下,將之狠狠地掄砸在地,緊跟著一拳砸下,將那丈六金身功力硬生生打散。

一旁的寒千落也緊跟著施展出族殤白虎,藉助神獸白虎的殘念將大覺體內天道之力抓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