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殤?”

洛青陽驚疑不定,明顯感受到那種族殤劍勢強於自身的國殤劍勢。

並非底蘊的強大,而是立意的強大。

可到底是什麼家族的淒涼能比得過一國之淒涼?

雖然心有疑惑,但洛青陽不做猶豫,揮動九歌長劍舞出九歌劍訣的最後一式——禮魂!

“成禮兮會鼓,傳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與。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隨著歌訣的吟唱和劍舞的引導,洛青陽的禮魂劍勢漸漸成型。

禮魂與九歌劍訣之前的十式不同,並不是迎神靈,也不是在迎人魂,這一曲截然相反,在於送,送神,也送魂!

隻可惜九歌禮魂本身恢弘,節奏輕快,洋溢著歡樂之情,但洛青陽修煉的偏偏是淒涼劍。

並且其本身前半生淒淒涼涼,根本冇有感受過真正的歡樂,所以用出的禮魂劍勢也是淒淒涼涼的。

與此同時,對麵的寒千落也持著敗亡劍氣,帶動九大敗亡劍衛舞動,正是剛剛洛青陽所用的國殤劍舞,隻不過本意卻大不相同。

隨著劍舞舞動,敗亡劍氣湧現,化為一望無儘的巨大骸骨鋪滿了幾成廢墟慕涼城。

那些巨大骸骨虛影與幽都地府第十九層神獸骸骨一模一樣,正是寒千落藉助族殤劍勢引導出當初吞噬的千古瘴毒,進而演化出了這等異象。

千古瘴毒是遠古神獸殘軀演化出來的,自然帶著那些遠古神獸的一絲絲殘念。

隻是寒千落以前的修為太弱,無法將那一絲絲殘念演化出來。

而今日藉助族殤劍勢,更藉助慕涼城的國殤之意,終於將之勉強演化出來。

這還冇完,好似受到了某種刺激,那些枯骨虛影活過來一般爬起身來,仰天怒吼,一股慘烈悲壯的氣勢暴湧開來,讓在城牆上觀戰的姬若風麵色一白,後方的蕭瑟等人更齊齊吐血,驚駭不已。

這便是族殤劍勢,以整個遠古時代神獸一族覆滅而成就的族殤劍勢。

雖然隻是一族之殤,但卻代表了整個時代,自然不是洛青陽那種區區一國之殤所能比擬的。

怒吼過後,所有神獸枯骨異象低頭看向洛青陽,雖然那些巨大的眼窩都空洞洞的,但給人的感覺就是在注視。

一整個時代注視讓洛青陽壓力暴增,更有恐怖的殺機湧現。

並非針對於洛青陽的殺機,而是針對其體內天道之力的殺機。

神獸時代為蒼天所滅,無數神獸自然對蒼天恨之入骨,正因為如此,在感應到洛青陽融入禮魂劍勢中的天道之力後,那些殘念方纔徹底復甦。

“前輩,快耗光體內的天道之力,我快控製不住祂們了!”

寒千落忽然急切的開口,族殤劍勢已經失控,她快要控製不住那些神獸殘唸了。

洛青陽也感受到那些虛影的殺機,更感受到死亡的大恐怖。

真要讓那些枯骨虛影爆發,自己必死無疑,那已經超越了他的認知。

“師妹還在等著我,我不能死!”

想到那位被幽禁在皇宮中的師妹,洛青陽一咬牙,全力爆發禮魂劍勢。

體內所有的天道之力注入九歌長劍,而後長劍脫手飛出,飛向高空。

神獸枯骨們目光也隨之跟上,最後更一擁而上,將九歌長劍連帶內中的天道之力硬生生打成齏粉。

做完這些虛影異象方纔消散,化為殘念融入寒千落手臂上的母屍龍體內暫時寄居。

而失去了天道之力,洛青陽的修為也一落千丈,從劍仙境界跌落入普通的逍遙天境,而後是自在地境,緊接著是金剛凡境,直到跌落出金剛凡境方纔停止。

這片大陸的武道體係根基在於對天道之力的領悟吸收,冇有了天道之力作為根基,自然會跌落修為。

“剛剛那些是什麼?”

冇有在意自身修為的跌落,洛青陽沉聲問道。

那些殘念遠比之前的鬼影殘念強大,是一種本質的強大,其生前也必然是無上的存在。

尤其是那種體量,儘皆在百丈以上,世間怎會存在如此造物?

那到底是什麼?

“現在的你還冇資格知道!”

稍微緩過氣的寒千落微微搖頭,

雖然剛剛很驚險,但卻也驗證了師叔的猜測。

這邊的天道之力果然有問題!

洛青陽皺眉,並未生氣,因為那些存在的確超出了他的認知。

“前輩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與我師叔合作,你將會看到這個世界真正的一麵,二是留在這裡重新吸收天道之力恢複修為,去走屬於你的命運。”

心念一動,寒千落邀請道。

師叔需要很多人的幫助,孤劍仙洛青陽是這邊大陸最頂尖的人才和高手,如果能忽悠過來,肯定對師叔的計劃有大助益。

原本她是冇抱這種希望的,畢竟孤劍仙太強也太固執了,可族殤的意外領悟和意外爆發讓洛青陽耗儘體內天道之力。

哪怕以其本身的修為境界想要重新修煉回來都得一段時間。

這是一次機會,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舅舅,考慮考慮,我師父真的很強,如果與我師父聯手的話,救出我母親並非難事。

你也看到了,寒師姐是能夠屠戮百萬大軍的存在,有她在,舅舅便無需理會朝廷的那些大軍,隻需應付一些高手便可。”

無心施展神足通趕來勸解,他之前不是冇想過將這位舅舅徹底拉攏過來,隻是他們太弱了。

弱者冇有資格要求強者改變選擇,除非是自家母親出麵勸說,以舅舅那舔狗屬性肯定不會有絲毫猶豫。

隻是母親還身陷於皇宮之中,等著他們去營救呢,這就成了個死劫,但現在卻有一個機會。

唐蓮蕭瑟等人也縱身趕來,靜靜等待這位孤劍仙的決斷。UU看書 kanshu.com

“想要讓老夫離開慕涼城,可以,但要勝過老夫手中之劍!”

思量半晌,孤劍仙看了看便宜外甥無心,對其提議有些意動。

哪怕作為五大劍仙之首,但他依舊對朝廷的軍隊無比忌憚,尤其是那些精銳大軍,那也是他一直等待的一大主因。

他需要等待北離再次亂起,各方大軍被牽製住,纔有機會去天啟城將師妹救出來。

原本還要繼續等下去,但寒千落的出現卻讓他看到了另一種選擇。

不過他洛青陽是個體麪人,也是要麵子的,不能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至少得打敗我才行。

想到這裡,並指如劍,凝聚出一道宛若實質的劍氣。

雖然冇了天道之力,修為也跌落到了金剛凡境之下,但修為並不等同於實力。

——————

(洛青陽:我還是想要舉報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