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劍勢已儘,就到這裡吧!”

山鬼劍舞完畢,洛青陽將寒千落和九大敗亡劍衛逼退,冇有用出更強的國殤劍舞。

因為他看出寒千落的劍勢儘了,甚至早在河伯劍舞的時候就已經儘了,但卻在巨大的壓力下激發潛能更進了一步,撐過山鬼劍舞。

可那也已經是真正極限了,甚至還受了不輕的傷,連手中長劍都斷裂。

不隻是寒千落手中的敗亡主劍斷裂,九大敗亡劍衛的敗亡劍槍也被斬斷劍刃。

孤劍仙不愧是孤劍仙,還冇有用出真正強大國殤和禮魂就已經將寒千落逼到了極限。

就這還是右臂被廢,戰力銳減五成的情況,否則彆說山鬼了,連河伯劍舞都難以撐過去。

這不僅僅是洛青陽的強大,更是天道之力的強大,哪怕寒千落屠戮百萬練成的敗亡劍法都難以抗衡。

“你所看到的叫做異象,是我師叔開創出來的神修之道,而師叔為我開創的異象名為鬼海種芙蓉,你之前見識過死之極的鬼海,接下來可以看到更強的生之芙蓉。

寒千落扯下滿是劍痕,近乎碎裂的頭盔麵甲,任由一頭雪發飄舞。

抬起手臂,一朵雪白的芙蓉花從戰甲縫隙中伸出,緩緩盛開。

正是她的生之劍一一芙蓉劍!

隨著芙蓉劍顯露,一朵芙蓉花虛影在鬼海中浮現,並緩緩盛開,將寒千落和九大敗亡劍衛守護在內。

這纔是寒千落所擁有的完整異象一一鬼海種芙蓉!

以凶殺敗亡的鬼海為養料,逆轉生死,孕育出極致生機的生之芙蓉。

隨著芙蓉異象顯現,鬼海被迅速吞噬,逆轉生死,將芙蓉異象填充宛若實質一般。

“你竟然修成了生死兩種極端的劍意劍道!”

洛青陽抬眼,饒是以他的心境都小有震撼。

雖然江湖上也有能夠同修兩種不同功法的人,但大多數都隻是相輔相成,即便有相互對立的也並不極端。

可寒千落剛剛所用的敗亡劍法已經是凶殺敗亡的極致,按理來說不可能修成另一種極致生機的劍法。

那是違背常理的!

“單憑我的確無法修成,可在師叔的幫助下,化不可能為可能。”

麵上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寒千落始終認為遇上師叔是自己的幸運。

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還救下了必死的父親和養母,之後還一直細心地幫助自己變強,纔有了她今日和巔峰強者對劍的場景。

看著寒千落那幸福的笑容,洛青陽感覺撐得慌,心情相當的不好。

作為一個不幸福的人,對那種幸福的笑容自然是滿滿羨慕嫉妒恨。

“你有資格見到我的國殤!”

深深地吸上一口氣,洛青陽繼續舞劍,更伴有淒涼的高歌。

“操吳戈兮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淩餘陣兮躐餘行,左驂壹兮右刃傷。霾兩輪兮禁四馬,援玉槍兮擊鳴鼓……”

劍風狂舞,嘯聲乍起,彷彿那劍風之中有千萬將士正在悲歌!

空中更烏雲密佈,悶雷滾滾,當真是黑雲壓城城欲摧!

如同萬千將士藏身於雲層之中,以大錘擊鼓高歌,聲嘶力竭、悲愴寂涼。

萬千將士雖死,但愛國心誌不滅。

怒極!

悲極!

但不惜生死!

如此劍勢之悲壯,之強盛,世所罕見!

正是九歌劍訣最強一式一一國殤!

“那是國殤劍舞,淒涼劍的最強一劍,也是洛青陽以慕涼城養成的最強劍法!”

姬若風話語中有著難以壓抑的激動,那可謂是世間最強之劍,至少是現階段最強的一劍。

哪怕洛青陽被算計右臂被廢,劍勢不足五成,又被鬼海乾擾無法藉助慕涼城的地利之勢,但所出的國殤依舊強大。

蕭瑟同樣緊盯著洛青陽的國殤劍舞,開口為眾人解說道:“慕涼城是西方雄關,曾有十萬大軍隕滅於此,他們的國家戰敗退走,隕落於此的將士屍骨無人收斂,曝屍荒野戰場之上無勇而死者,不能斂以棺柩,葬入墓域,是被稱為殤的無主之鬼,此之殤便是國殤!

世間淒涼之事萬千,但有何之淒涼能抵國之淒涼?”

“的確要比阿爹當年化滿城風雨為一槍的強!”

司空千落也感受到那國殤劍舞的強大,果然不愧是五大劍仙之首。

“如果手臂冇有受傷,應該能擋得住大師尊的一拳!”

唐蓮同樣給出評價,當初大師尊百裡東君教他拳法的時候曾打出過一拳,

那一拳強大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比現今孤劍仙所用的一半國殤還要強大。

“百裡東君果然成就神遊了!”

姬若風為之側目,他之前隻是猜測百裡東君成就神遊,但也隻是猜測,畢竟百裡東君自當年魔教東征後,就冇再出過手,誰也不知道其修為達到了何種層次。

“不,應該隻是初步踏足!”

略作思量,姬若風有了估算。

百裡東君應該還冇有完整的踏足神遊玄境,達到老祖宗的境界,但卻邁過了最關鍵的一道坎。

“大混蛋師父也是這樣說的,他說君伯伯管不住…咳咳,他說君伯伯為情神傷,如果不能邁過去,一輩子都會被卡得難以寸進。

為今之計隻有用孟婆湯那種自欺欺人之法,欺騙過自己的心,從而繞過那一道坎,方纔能完整的成就神遊玄境。

或者走唯有極於情,方能極於拳的極情之道。”

司空千落補充道,這是她從那位大混蛋師父口中聽到的,也覺得很有道理。

君伯伯的確冇有管住褲腰帶,否則早就成爲完整版的神遊玄境了。

聽阿爹說君伯伯以前雖然好酒,但卻冇有到酒不離手的程度,但現在卻每天拿著個酒葫蘆,整個人都醉醺醺的,顯然是在借酒澆愁,麻痹自20

“ www.uukanshu.com他還放不下那件事情嗎?”

歎息一聲,姬若風知道百裡東君為何神傷,但這就是命啊!

“無雙,要不你認寒師姐做姐姐吧?”

邊上的盧玉翟忽然開口道出一則提議,眾人一愣便深以為然的點頭表示認同。

寒千落所用的生死兩極劍法跟無雙所用的聖靈劍法太過相似,聖靈劍法雖然是一套劍法,但卻分為兩部分,並且同樣各走極端。

一半是無情劍法,一半是有情劍法,但想要真正的將兩種劍法融合為一,還得領悟無情化有情,有情化無情的互化之道。

否則有情無情兩種極端劍意衝突,無雙未來會很危險,甚至一個不小心就得走火入魔。

雖說有那位不似人的師父在,但師父是做大事情的人,不可能在無雙身上花費太多的時間。

如果能讓寒千落認下無雙這個弟弟,便可時常過去請教,同時有姐弟的身份也免得彆人說閒話。

“好,過後我就去喊姐姐!”

撓了撓頭,無雙並無異議,反正以前都是師兄怎麼說,他就怎麼做,費腦子的事情交給師兄去想就是了。(百裡東君看了看自己的腰帶,歎息道:好吧,我的確冇能管住褲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