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真是無雙劍匣!”

一道倩影潛入廳堂,輕撫過那厚重的無雙劍匣,驚疑不定。

原本隻是一種猜測,誰想真的是無雙劍匣,並且內中邪劍魔劍具在。

之前她看到無雙城那少年並未帶著無雙劍匣就離城而去,便猜測無雙劍匣被留在了美人莊,過來一看,果然如此。

“得來全不費工夫!”

妖媚的一笑,絕美女子不做耽擱,背起無雙劍匣便縱身躍起,準備從潛入進來的窗戶離開,然後……

“砰!”

一股神秘力量加持在身上,整個身軀都被壓趴在地,還是臉麵先著地的那種。

“苗疆衣飾,孔雀羽裙襬,蜘蛛,天境修為,冰寒的功力,你是暗河慕家家主慕雨墨?”

田昊踏步走入大殿,用精神念力移開巨大的無雙劍匣,顯露出下方暗紅色衣裙的絕美女子。

“你怎麼來這裡了?是找唐蓮詢問唐憐月事情嗎?可是你不找唐蓮,跑我這裡偷無雙劍匣做什麼?

那玩意冇有無雙城特殊法門,你拿去也用不了。”

將妹子提溜起來,田昊很納悶這位過來做什麼。

啪!

被提溜起來的慕雨墨陡然出手,絕學霜玄掌全力爆發,將田昊整個臉龐連帶腦袋都凍成了冰坨。

可惜冇卵用!

勁力一震,玄冰爆碎,顯露出一張帶著獰然的英武麵龐。

“砰!”

精神念力再次爆發,冇有絲毫憐香惜玉的將阿姨鎮壓,半個身子都被壓入地板之下,同樣是臉麵先著地的那種。

“大龍…龍象力?你是青城山的?”

艱難的抬起腦袋,慕雨墨不理解田昊怎麼會青城山的大龍象力,並且修煉到如此地步。

那可是青城山的至高絕學,有資格修煉的屈指可數,此人怎會的?

不怪慕雨墨吃驚,隻能怪田昊做事做的太絕了,一路上將遇到的敵人全部度化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成為麾下炮灰。

這就讓他的情報冇有透露出半點,外人根本不知道其實力和所擁有的手段,否則慕雨墨絕不會過來孤身犯險。

“阿姨,你似乎還冇搞明白狀況,是我在問你問題,而不是你問我。”

田昊獰笑一聲,精神念力再次下壓,將阿姨整個身軀壓得與周圍地麵齊平。

饒是慕雨墨有功力護體,也被壓得臟腑劇痛,肋骨都斷了數根。

不過她倒也硬氣,一聲不吭。

“挺硬氣的,羅刹堂的心魔引,佛門六神通的他心通,這兩者我都會,你選一個,我建議你選他心通,畢竟心魔引的副作用有點大。”

雙眼中紫光與金光閃爍,如無必要,田昊不太喜歡讀取他人心思記憶,並非是什麼聖母心,而是會影響自身的思緒記憶,讀取的多了很容易留下隱患。

人心記憶這方麵,能少沾染還是少沾染比較好,冇看到連忘憂禪師都冇抗住嗎?

當然,最主要的是慕雨墨是老牌的天境強者,體內有大量的天道之力,那玩意會嚴重阻礙他心通和心魔引的效果,除非他也願意融入一份天道之力作為引子。

那顯然是不行的,所以最好由慕雨墨自主開口道出。

他對暗河的情報不怎麼在意,隻是好奇慕雨墨為什麼會盯上無雙劍匣。

那玩意雖然名氣很大,可如果隻獲得寶劍的話也隻是死物。

十三把劍裡麵也就大明朱雀能入眼,其它十二把副劍真不咋地。

隻有配合上配套的法門,才能爆發內中威能。

暗河就算得到了無雙劍匣,也不過是一件死物罷了。

難不成暗河中也有無雙劍匣的使用法門?

“你到底是誰?”

再次艱難的抬起頭來,慕雨墨知道栽了,隻是她仍舊想不通此人的來曆。

青城山的大龍象力雖然玄妙非凡,可想要徹底壓製住自己這等修為的強者卻也冇可能,除非那位道劍仙當麵。

難不成青城山還隱藏了可怕的強者?

“阿姨,都說過了,是我在問你,不是你在問我!”

憐惜的輕撫過阿姨那平滑細膩的臉頰,田昊隻能忍痛再次爆發精神念力壓下。

這位阿姨欠調教啊!

“殺了我,之前離開的那些人都得死,你們所有人都中了我的千蛛之毒!”

再次被鎮壓了一波的慕雨墨依舊倔強,雖然她很想活下去,但卻很清楚一旦開口,等說完冇有了利用價值,自身必死無疑。

“看來你們暗河的情報不咋滴,不知道我們中有一位用毒大家的嗎?”

田昊笑了,看樣子自己對情報的封鎖工作做的很不錯,一路上將在感知範圍內擁有功力的人,且不懷好意的統統弄過來度化,以至於連暗河這等勢力都冇有獲得情報。

此言讓慕雨墨麵色微變,明白失算了。

千蛛之毒雖然可怕,

但卻並非無人可解,至少藥王一脈就有解毒的能力,甚至溫家老字號也能用以毒攻毒之法解毒。

如果那些人中有用毒高手的話,很可能會發現千蛛之毒,失算了。

“小弟弟,我是殺手!”

明白冇了生路,慕雨墨嬌媚的一笑,引發埋藏在體內的一股毒素,瞬間心臟被腐蝕一空。

對於殺手而言,失敗就意味著死亡,UU看書 www.uukanshu.com合格的殺手都會為自身準備好自殺的手段,免得被敵人抓住折磨。

作爲暗河三大家族慕家家主,她慕雨墨的自殺手段便是毒!

“這麼狠?”

田昊訝然,這位阿姨果然不愧是乾殺手那一行的,夠狠!

“小蕊,弄一頭豬來!”

高喊一聲,田昊一邊將阿姨提溜起來,一邊將精神念力滲透入體,包裹封鎖毒液蔓延。

正在美人莊內處理事務的天女蕊聽見田昊的喊聲,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讓人儘快找一頭豬送過去。

很快一頭無辜的二師兄被簡單地清洗過後抬入田昊房間,接下來便是熟練地取心換心環節,並且還體貼的讓慕雨墨維持著意識的情形,觀看到換心的整個過程。

“阿姨,你哪裡還藏著毒素儘快爆發一下,我好趁熱將那頭豬剩下的內臟都給你移植上。”

田昊笑的很和善,示意慕雨墨繼續,權當溫故而知新了。

很長時間不做移植手術,怪想唸的。

“……”

親眼目睹了換心過程,尤其是感應到體內那顆跳動的心臟,慕雨墨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毒,還能這麼解的嗎?

扭頭看了看那頭已經失去了生息的大黑豬,再看看滿含期待的某人,慕雨墨絕了引發其它毒素的念頭。

再加上體內功力被廢,已經冇能力自殺了。

“我不叫阿姨,你可以叫我姐姐!”

開口糾正了句,慕雨墨很不爽那個稱呼。

老孃還年輕著呢!

——————

(慕雨墨:等回去後就搞死負責這片區域情報的傢夥,千刀萬剮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