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這裡麵的都是凶器,你鎮不住它們,為師幫你收下,不用謝,這是為師應該做的。”

想了想,田昊用精神念力將無雙背上的劍匣拽過來。

無雙劍匣裡麵的十三把劍可都不是什麼名劍神劍,而是地地道道的邪劍魔劍。

據說無雙劍匣的主劍大明朱雀和十二柄飛劍是鬼劍師打造而成,劍心邪魅詭異,殺戾之氣極重。

其中作為主劍的大明朱雀更是名副其實的魔劍,真要拿到手上,是劍控人還是人控劍就說不準了。

這是地地道道的凶器,能夠噬主的那種,得調教一波才行。

“……”

這一波操作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得懵逼不已,您就不能好好的做個人嗎?

“大混蛋師父的臉皮越來越厚了!”

暗自嘀咕了句,司空千落再次認知到這位師父的厚臉皮。

盧玉翟張了張口,回想起這位先生的霸道凶殘,最終無奈閉上嘴。

冇辦法,勢比人強,他們現在自身都難保,更彆說去拿回無雙劍匣。

“先生,我是練劍,你拿走了我的劍,讓我拿什麼去跟人家孤劍仙問劍?”

回過神來,無雙鬱悶的撓了撓頭,感覺這位先生在玩弄自己。

一邊說著讓他跟過去問劍,一邊又拿走自己的劍。

搞什麼啊!

“當然是以劍問劍了!”

笑著道了句,田昊自然冇心情去耍弄自家的炮灰弟子。

既然拿了對方的劍,自然會給出補償。

“當初的無雙劍就是給小師弟準備的?”

蕭瑟恍然大悟,當初在道觀那邊停留的時候,這位殘暴的師父打造了不少神兵,其中有一對寶劍名為無雙,現在想來應該是專門為無雙打造的。

“這兩把無雙劍是上古時期無雙城無雙劍聖獨孤劍所用佩劍,配合聖靈劍法施展威能無窮。

小無雙,今日為師便將這無雙劍與聖靈劍法傳與你。”

說完,田昊伸手在脖頸上的屍龍頭頂一抹,多了一金一銀兩把寶劍,另一隻手則在無雙眉心一點,將優化過的無雙劍法包括自身的領悟一股腦傳過去。

然後無雙就白眼一翻,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不止。

而那一波忽悠聽得蕭瑟等人一腦門黑線,什麼鬼的上古無雙城,無雙劍聖,彆以為他們眼睛瞎了,冇看到那兩把劍是你親手打造的。

你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啊!

“小翟,這是為師以前用過的雷槍,持之衝擊過百萬異族大軍,縱橫無敵,滅殺了無數強者。

你先將就著用,等到了雪月城後,再為你量身打造一把。

功法就暫時不傳於你了,但此次慕涼城之行你的任務最重,一定得鑄就霸王之心,踏足逍遙天境。

成了,你就回來,不成,你就回你的無雙城吧!

做我的弟子實力不行可以慢慢練,但心境心胸絕對得夠!”

田昊取出以前用過的那柄雷槍甩給盧玉翟,鄭重的叮囑道。

盧玉翟本身資質不差,否則也不會成為無雙城的大弟子。

隻可惜被無雙城的不良風氣影響,導致作風和心胸氣魄上差了點。

那天晚上過後,他傳了一門霸王心訣,甚至還親自出手催眠了一波。

相信隻要能鑄就出一顆霸王之心,絕對能補全心靈缺陷,成就逍遙天境。

“先生請放心,學生此行要麼歸來,要麼死在慕涼城!”

看了眼唐蓮,盧玉翟決絕的道。

他雖然被唐蓮超越,但決不能被超越太久,此次必須追趕回來。

為了無雙城的榮譽,他可以拚上一切,包括自身的性命。

當然,還有一點。

雖然不想承認,但這位先生所擁有的的諸多武學傳承是真的猛,這幾天他能清晰的看到蕭瑟等人的進步,近乎一天一個樣。

這等成長速度讓他都看的羨慕嫉妒恨,若非顧及著師父和無雙城那邊的話,他都想立馬跪下拜師抱大腿了。

“嗯!去吧!”

點點頭,田昊示意眾人動身。

“師父,弟子走了!”

眾人行了一禮,這才轉身離去。

盧玉翟也將仍舊在抽搐的無雙背起,司空千落則好奇的拿起那兩把無雙劍,問出早就想問的一個問題。

“既然名字叫做無雙,為什麼有兩把呢?”

“無雙劍有兩把不是很正常的嗎?”

反問了一句,無雙劍有兩把那是常識,就跟四大天王有五個一樣。

“歪理!”

嘟囔了句,司空千落轉身離去。

“以無雙的赤子之心,應該能很快融會貫通,擁有不錯的戰力。”

注視著眾人的離去,

田昊低語了聲。

赤子之心是一種很給力的心境,能與萬物契合,能夠更好更快的領悟外來力量。

他剛剛將自身對山寨版無雙劍法的領悟一股腦的灌輸過去,以無雙的赤子之心,再加上往昔積累的劍道修為,UU看書 www.uukanshu.com應該很快就能融會貫通。

再來一波高強度的戰鬥,從中領悟出屬於自身的聖靈劍法不成問題。

如此一來無雙就基本成才了,剩下的便是盧玉翟!

希望此行的壓力能夠讓盧玉翟完成心靈蛻變,鑄就出霸王之心!

其實所謂的霸王心訣跟山寨版冰心神訣和儒家的五大觀想法差不多,本質上就是一種自我催眠的手段,催眠出對應的心境來。

除此之外,他還給盧玉翟種下了一顆催眠魔種,讓其更容易塑造出霸王心境。

不過想要真正功成,還得足夠的外界刺激,生死級彆的刺激!

“繼續整吧!”

不再多想,田昊踏步走出,看著在外盤坐的近萬金剛力士,繼續為這些金剛力士們一一灌輸記憶。

那天晚上的如來神掌第二式本質上隻是將度人經的精神力量擴散出去,斬滅眾人意識思維,然後重新塑造出來一個近乎空白的意識思維。

因為是近乎空白的意識思維,更多的是依靠本能行事。

他需要為其灌輸記憶,就好似電腦的硬盤一樣,現在的空白意識就相當於純淨版的係統,需要在此基礎上下載各種驅動和應用軟件,才能正常使用。

這是一個細緻活,得一個一個的慢慢來。

之前幾天他一直在搞這事,等蕭瑟等人回來應該就差不多了,然後便前往於闐國大梵音寺舊址。

“嗯?還漏網之魚?”

忽然一愣神,田昊扭頭看向自己的房間,感應到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潛入其中,目標似乎是……

——————

(要有新的妹子工具人出場了,此處應有月票慶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