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

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起%點讀書」一起討論吧

“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摩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

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你打敗你姐姐乾嘛?’

田昊不明白這位炮灰弟子的想法,怎麼好端端的就想揍你姐姐了?

如此冇人性的嗎?

“師父之前不是給弟子下了個任務,打醒雲鶴師叔嘛!

弟子想著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帶將姐姐也打醒過來,勒緊褲腰帶,最起碼找個正常的好人家嫁了。”

撓了撓頭,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雷無桀態度很堅決。

決不能讓姐姐因為一場感情丟掉性命,既然姐姐一直執迷不悟,UU看書www.uukanshu.com那麼他這個做弟弟的就出手將其打醒過來。

“好誌向!’

一巴掌拍在雷無桀現今那比自己都高的肩頭上,田昊無比的欣慰。

果然,他冇看錯人,雷無桀纔是自己麾下最靚的炮灰崽子。

“的確是好誌向!’

唐蓮等人都深以為然,他們也隱約猜到雷無桀的姐姐是誰了。

想要將那位揍趴下,雷無桀還真敢想啊!

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想讓那位勒緊褲腰帶,就算你是那位的親弟弟,不死也得脫層皮的吧!眾人紛紛向雷無桀投去憐憫的眼神,不過冇人敢去提醒。

劍仙的事情還是少插嘴比較好,否則劍仙之怒可不是他們這種小身板所能承載的。

“你們怎麼了?’

被眾人那憐憫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