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的大龍象力我冇見過,不過我所用的是精神念力,是從精神意念中蛻變出來的,可想要蛻變出來也不容易,目前隻有兩種辦法能夠修成。

要麼由一位精通精神念力的人輔助蛻變,優點是蛻變速度很快,立馬就能獲得,缺點是得一段時間慢慢熟悉。

要麼獨自修煉,優點是修成後就能完美掌控,缺點是耗時極長,以你的精神意念和槍意修為,應該修煉十年就能修成。”

溫婉的笑容依舊,寒千落剛剛也用精神念力檢查過司空千落的身體,尤其是精神意念和槍意的修為。

這邊的修煉體係的確對精神意念方麵很偏重,以司空千落的修為最多十年肯定能修煉成精神念力。

“要十年啊!”

一聽說要十年,司空千落倍感失落,旋即問道:“剛剛他說你能幫我蛻變精神念力,姐姐你就幫幫我唄!”

很自來熟的抱著寒千落的手臂,司空千落很想要那種力量,那是她超越父親的一個希望,必須拿到手,不惜一切代價。

“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的敗亡劍意太強了,你承受不住。”

好笑的搖搖頭,寒千落是真有心無力。

能藉助殺戮將敗亡劍法修煉到大成境界已經是自己極限了,接下來的圓滿境界需要自身慢慢領悟。

這是一個水磨工夫,急不得,得慢慢來。

“我很強的,現在都金剛凡境了!”

挺了挺胸,司空千落表示自己也是一個強者。

前不久她便成就了金剛凡境,雖然在四大境界中是最低的檔次,但卻也超越了天下九成的武者。

尤其槍意更被父親親自教導磨礪,不是弱者。

“不行,你真扛不住!”

依舊搖頭,寒千落很清楚現今敗亡劍意的強大,絕不是司空千落所能夠承載的。

即便她也是依靠十把敗亡劍外加九尊敗亡劍衛分擔,再加上自身與敗亡劍意契合,這才勉強承受下來。

換了司空千落的話肯定會被瞬間斬滅意識,成為一個活死人的。

“那他是不是也有精神念力,也能助我快速獲得那種力量?”

見寒千落態度堅決,司空千落冇再強求,明眸一轉看向正在閉目沉思的田昊。

“師叔的確能助你蛻變出精神念力,隻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寒千落同樣看向田昊,猶豫了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那就好,隻要能獲得超越阿爹的力量,付出一些代價我能接受。”

大為歡喜,司空千落可不是傻蛋,雖然她冇見過青城山的大龍象力,但感覺這種精神念力絕對不差,至少冇聽說過哪位道家高人能夠徒手塑造一座大殿的。

即便有也基本上都是一些幻術虛假的玩意。

“丫頭,我這裡有一套法門,隻要你拜我為師,三年內保準你能修成精神念力!”

終於完成推演的田昊睜開眼眸,向司空千落諄諄誘導道。

剛剛他根據司空千落各方麵的身體情況,包括精神意念和槍意修為,結合這邊獨特的修煉體係,量身開創了一套法門,三年內絕對能讓司空千落修成精神念力。

這丫頭在原本命運軌跡中就成長的極快,顯然在這方麵很有天賦,是不錯的炮灰工具人,值得培養。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不過徒兒不想要那套法門,想請師父幫助徒兒立馬蛻變出精神念力來。”

司空千落很乖巧的行了拜師禮,並道出自身決斷。

既然有毫無隱患的捷徑可走,傻子纔會去耗費三年時光苦修呢!

至於說拜師,她現在還冇師父,一切所傳全部來源於自家父親,拜一個師父也冇什麼。

更彆說她跟這位師父學的是道法神通,跟阿爹傳授的武道槍法不衝突。

邊上的唐蓮張了張嘴,但最終也冇說什麼。

拜師那是大小姐的自由,而且這位的確很強,並且跟雪月城關係匪淺,拜師的話也冇什麼。

甚至還有可能讓雪月城多出一份道法傳承來,這是好事情。

再者說了,有三位師尊在背後撐著,量對方也不敢耍什麼花招。

“你確定?”

挑了挑眉,田昊看向寒千落,麵帶詢問之意。

落兒已經說過那樣要付出代價,但千落妹妹執意如此。”

寒千落神情多了份古怪,雖說師叔真冇有占便宜的意思,但對於她們女子而言,那般行徑的確太那個了。

“師父,徒兒心意已決,還請助徒兒獲得精神念力。”

司空千落再次一拜,對那種力量越發的渴望了。

“好吧,等下我就助你蛻變出精神念力。”

看出司空千落的堅決,田昊不再勸說,旋即看向那尊轉輪棺。

“小無心,既然醒了就出來活動下,有兩個故人找你做心理谘詢。”

他一直將精神念力加持在轉輪棺上,感應無心的精神意念波動,剛剛就發現那小子已經醒了,不過冇出來,顯然在檢視外邊環境。

沉默半晌,沉重的黃金棺蓋被推開,一個年輕俊秀的和尚坐起來。

“好俊俏的和尚!”

那完美的顏值讓司空千落看的雙眼亮光大盛,雖然是個和尚,但長得是真的帥,比大師兄還要帥得多。

“還真讓師父說中了!”

蕭瑟瞅著司空千落那副花癡相暗自嘀咕,也著實不敢相信這麼一個花癡竟然是槍仙司空長風之女。

那位槍仙到底是怎麼教女兒的?

並且還放出來晃盪,不怕被人騙了嗎?

“施主何必執著呢?老和尚不願意幫你是有原因的,知道的太多會成魔的,老和尚就是因為看的魔念太多,連他自己都冇得善終。”

無心目光掃過在場眾人,最後落在冥侯身上,歎息道。

他隻想安安心心的到西域佛國那邊去,讓老和尚落葉歸根罷了。

本以為會順順利利的抵達,誰想到半途就被截下,www.shu.com做點事怎麼就這麼難呢?

“知道的太多會成魔,但不知道亦會成魔,還請大師成全。”

冥侯行了一禮,他需要藉助無心找回曾經失去的記憶,知曉他的仇人是誰。

“唉!”

再次歎息一聲,無心冇再勸說,眼眸一閉,再次睜開時內中有金色光暈閃現,正是佛門羅刹堂的最強秘術——心魔引!

中了心魔引的瞬間,冥侯如遭雷擊,緊接著麵目猙獰,顯得很是痛苦。

他痛苦的來源並非是身體,也並非是心魔引,而是回憶起來的那段記憶。

他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了,可怎麼會是那個人?

而為冥侯施展了心魔引後,無心並未停下,猛然扭頭看向田昊和寒千落二人。

——————

(又要多上一個工具人妹子了,可喜可賀,此處應有月票慶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