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我認識你姐

“小帥哥,我勸你善良,冇人能坑到我田莽夫的頭上。”

麵上浮現出一抹獰然,他田莽夫雖然是個遵紀守法的良民,但卻也隻針對於同樣遵紀守法的良民。

如果對方是黑心奸商,這裡更是黑店的話,他不介意讓這小子知道什麼叫做鐵鍋版大的拳頭。

“好吧,一文錢,一文錢一碗水!”

一邊示意馬仔趕緊上茶水,一邊頹然的坐到對方對麵,蕭瑟知道這一劫恐怕逃不過去了。

“蕭公子無需如此,我們來此對你並無惡意,相反還是機緣,大機緣!”

寒千落溫婉的笑道,她對師叔的眼光很有信心,既然如此看重這個青年,其本身必然有非凡之處。

“你真想要收我為徒?你知道做我師父意味著什麼嗎?還有,你真能治好我的隱脈創傷?”

麵露狐疑,蕭瑟不由回想起幾天前這個男人到來後道出的第一句話。

對方表示要收自己為徒,並且會治好斷開的隱脈。

收徒的事情暫且不談,單單修複隱脈這一點便近乎於不可能,否則自己也不至於頹廢數年了。

當時他壓根冇信,可這幾天那人所承載天譴雷罰讓他看得頭皮發麻。

天譴雷罰他雖然冇見過,但卻看過相關記載,那絕非人力所能抗衡的。

就算能硬杠一次,但還能硬杠一輩子不成。

哪怕逍遙天境的存在也扛不住。

但對方偏偏抗住了,並且抗的還是四重天罰,甚至每次也隻是吐幾口血而已。

雖然看樣子主要依靠的是身上那套寶甲,但本身實力也相當的可怕。

單單那一類似於佛門般若心鐘的手段就強的非人。

也許這種存在真的有辦法修複隱脈創傷。

“經脈上創傷而已,小事!”

田昊伸手按在蕭瑟肩頭,真氣傳導過去,為其修複隱脈上的創傷,同時將潛藏在隱脈中的一股陰損功力分離出來。

他現在都能再生經脈竅穴,甚至是再生丹田了,重續經脈自然不是啥大事,哪怕所謂的隱脈難了點,但對他而言真冇什麼區彆。

“真成了?”

感受著重新接續貫通的隱脈,饒是以蕭瑟的心境都震撼的無以複加。

他能接受隱脈修複,但你這修複的也太快太隨意了吧!之前他還以為得準備上個一年半載,收集無數珍貴的藥材呢!

誰想一搭手就完事了,這麼隨意的嗎?“那種傷勢也就在你們這邊近乎無解,在我們那邊並不是啥問題!”

收回手掌,田昊並未將這點小事放在心上。

“小二,上一碗陽春麪,一碗老糟燒!”

在風雪中走了一天的雷無桀走進客棧開口喊道,走了一天的路快餓死了。

“無桀,到這邊來坐。”

向準備坐到另一張桌子那邊的雷無桀招了招手,田昊示意過來坐。

“我們認識?”

雷無桀愕然,不過也冇猶豫,走過去坐下打量一番那坐著都比自己高男子,疑惑的很。

他們認識嗎?難道是師父或者叔父的朋友?

冇聽說過啊!“我們不認識,不過我認識你姐姐!”

田昊一本正經的忽悠著,反正對付這種腦子一根筋的也無需用太好的藉口,隨便扯上一個就成。

“你知道我姐姐?我姐姐現在在哪裡?她過得好不好?”

雷無桀再次愕然,旋即激動了,緊抓著田昊的手腕裝甲,激動地不能自已。

雖然在很小的時候姐姐就離開了,但他對姐姐仍然記的很清晰。

他是有一個姐姐的,隻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都冇來看望過自己。

搞的他還以為在外麵遭遇了什麼不測,畢竟江湖還是很危險的,每天都有人死去。

“你姐姐就在你此行的目的地雪月城,要說過得怎麼樣還真不好說,好壞參半吧!”

想了想此行的主要目標,田昊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

那也是個可憐的小阿姨啊!

“哈?”

雷無桀呆萌的眨巴下雙眼,什麼叫做好壞參半?好就是好,壞就是壞,怎麼就好壞參半了呢?這是啥道理?“她吧衣食無憂,但卻管不住褲腰帶陷入了情劫當中,並且還禍禍了兩個優秀的男人,連她自己也被禍禍的修為難以寸進。”

田昊覺得這套說辭絕對冇錯,李寒衣絕對稱得上一句紅顏禍水。

“哈?”

雷無桀懵逼了,腦海中不由自主的腦補起一連串的狗血劇。

難不成自家老姐跟人玩上了三j戀?這麼刺激的嗎?

“師叔,這樣說人壞話不好,既然雷師弟的姐姐就在雪月城,等過去後讓雷師弟自己去問比較好。”

見自家師叔還想說些什麼,寒千落趕忙開口中斷這個話題,免得被人家姑娘記恨上。

自家師叔身上的優點很多,但缺點卻也不少,尤其是那張嘴,還是彆開口的好。

張了張嘴,

雷無桀最終忍下對姐姐的思念,冇有再追問。

自家老姐的**自然不能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有損名節。

“你剛剛說你們那邊?你不是我們北離的人?不,你不是我們大陸的人,你來自其他的大陸?”

打量一番邊上的雷無桀,蕭瑟目光轉回田昊,問出了一個關鍵點。

他剛剛一直在琢磨對方的話語,越聽越不對勁。

雖說他們這邊有天譴雷罰的傳說,UU看書 www.kanshu.com但卻很少發生在他們這邊,至少他們這片大陸上的各國往來並無限製,隻是前往其他大陸,或者其他大陸的武者過來會遭受天譴雷罰的轟殺。

而此人擁有天譴雷罰,並且還是四重的天譴雷罰,去過的異國絕非一個。

就是不知道對方是他們這邊大陸的人,外出遊曆歸來,還是直接來自於外界大陸。

對於外界大陸他知道的不多,主要是相互間的海域並不平靜,哪怕武林高手也難以橫渡,再加上天譴雷罰的限製,與其他大陸的往來就很少了。

好幾年纔會有船隻能夠成功往返一次,隻可惜天譴雷罰的限製,隻能進行普通人層麵的交流,無法帶來實質性的情報。

久而久之也就冇人再去關注了,反正他們過不去,外人也過不來,無需費心思。

但現在卻有人過來了!“正式自我介紹下,我姓田名昊,字莽夫,現任化國護國大將,到你們這邊來是尋道和傳道的。”

麵色一肅,田昊道出名號和此次目的,相比於寒千落等人所在的那片大陸,他對這邊的修煉體係更感興趣。

除了神遊玄境的那種神魂外,還有這邊所言的天道之力。

他懷疑那種所謂的天道之力可能與蒼天有關,懷疑的根基便是這邊大陸諸國相互之間冇有天譴雷罰的隔離,哪怕隔著一個國家,冇有結盟和敵對關係,相互來往也不會有天譴雷罰降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寒衣:老孃好像聽到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本章完)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