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弄虛作假言靜庵田昊一路火花打閃電的狂飆回劍俠情緣城,將曲無憶和慕情,以及仙子阿姨師徒兩塞進屍龍口中,便將之重新縮小帶著向華山狂飆。

之前已經將極致的化勁融合出來,可以打造更強的三級異鐵合金鋼了。

這種打造自然得在華山進行,那裡的各種材料也是最為齊全的。

“這個重傷號就交給你了,要多多注意檢查導管是否通暢,彆將她的腎臟憋壞了。”

將依舊泡在罈子裡的靳冰雲交給程靈素處理,相信以這位妹子的醫術,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不過有些問題得特彆注意,雖然大家是武林高手,但身體機能的正常運轉卻無法阻止。

靳冰雲想要恢複身體,必然得加強加快身體機能的運轉,自然會產生一些廢物需要腎臟來分離拍出。

這方麵就得特彆注意,前世他就有一個朋友被堵住了,整得腎臟水腫,差點弄出腎病來。

而且女人總是會有一些無聊的心緒觀念,即便身體出現不適也難以啟齒。

這不好!很不好!相當的不好!作為病人要對醫生絕對信任才行,必須及時反饋自身症狀,如此才能讓醫生更好作出精準判斷,讓治療效果達到最佳。

可那一番叮囑卻讓泡在罈子裡麵的靳冰雲羞憤欲死,再次用獨眼惡狠狠地瞪著某人。

你不說話冇人拿你當啞巴!還有,老孃已經有精神念力了,真要堵了也能自己疏通,不用你管。

“傷得這麼嚴重!”

打量一番泡在罈子裡的靳冰雲,尤其看著那初步癒合的猙獰皮膚,饒是以程靈素的心境都看的頭皮發麻。

慘,太慘了!全身皮膚都冇了,變成那種猙獰的疤痕,著實無法想象此人都經曆什麼。

“她被人給火葬了,還好有我提前暗藏的真氣護住了軀乾和腦袋,否則就等著裝盒入土了!”

聳聳肩,田昊也冇想到龐斑會那般的凶殘決絕,果然不愧是魔道大佬。

“我會照顧好她的!”

點點頭,程靈素接下了這個病人。

此人雖然受傷嚴重,放在以前那都得準備後事了。

但放在現今的自己麵前問題不大,就是有些棘手。

“對了,她恢複後你幫著將容貌整一整,彆整的太漂亮,能看出人樣就成,免得再成為禍水紅顏被渣男盯上。

胸懷那塊就冇必要恢複了,她以後要專心武道,要那東西冇用,隻會成為累贅。”

田昊特彆叮囑了一句,相信有瞭如此驚悚的經曆,靳冰雲肯定會大徹大悟,看破紅塵,真正的遁入空門。

而對於真正的得道高僧而言,身體不過是一具臭皮囊,能用就行,一些不必要的東西就冇必要留著了。

這話讓靳冰雲的那一隻獨眼瞪得更圓了,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田昊肯定已經變成窗紗了。

後邊的曲無憶三女聽得一腦門黑線,更滿心的無語。

你就不能好好的做個人嗎?“你忙你的去吧!”

程靈素則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那混蛋真的很不會做人,也總是不說人話。

不過對於整容她很有心得,也一直在研究,前不久還為蝴蝶整過容,變成了一個漂亮的大美女。

田昊自然不會在此久留,帶著曲無憶和慕情兩女離開。

“靈素妹妹,冰雲便拜托你了。”

留下的言靜庵向程靈素點點頭,本來那個小弟弟是最佳的醫師,其醫術也是當代最強,讓其著手從頭到尾的治療自家弟子是最好的。

可惜那位小弟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無法在自家弟子的傷勢治療上花費太多心思。

不過程靈素現今的醫術也不差,更彆說還有李鬼手和平一指兩位神醫在呢。

“救死扶傷本就是我們大夫的天職,靜庵姐姐無需道謝。”

笑了笑,程靈素對言靜庵並不陌生,當初在清國就認識了,甚至還被某個大塊頭安排著過來給自己當了一段時間的保鏢。

“冰雲胸懷那裡還能恢複嗎?”

猶豫了下,言靜庵暗中傳音問道。

當初自家弟子被燒傷的很嚴重,全身皮膚都熟了,田昊的真氣也隻護住軀乾內部,胸懷那裡自然也熟了,隻能切掉。

也不知道天蠶神功能不能將之再生出來,不然冰雲就太悲苦了。

“如果是以前的天蠶神功的確很難,但那莽夫此次回來帶了一份最新的天蠶神功,內中就有針對性的恢複法門,肯定能幫她恢複。”

程靈素拍著胸口作保,之前被帶動著蛻變精神念力的時候,田昊傳了她很多東西,其中的重點便是最新版本的天蠶神功。

現今化國的醫療體係就是建立在那一係列天蠶神功上的,天蠶神功變得更強,自然也能帶動著化國的醫療體係整體躍遷提升。

“靜庵姐姐你能畫出她的容貌畫像嗎?越精緻越好,我好幫她整容恢複。”

仔細打量滿麵猙獰疤痕的靳冰雲,程靈素覺得問題不大,尤其在獲得精神念力後會變的更加簡單,隻是得有一個模板進行恢復才行。

其整個麵部皮膚都被燒燬,恢複後肯定會與原先有極大差異,需要進行整容微調。

否則以後真要頂著另一張臉過活,會顯得很彆扭。

“給她換一張臉吧!”

略作沉默,言靜庵希望弟子能有一個全新的人生,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行,我到時候看著微調一下!”

程靈素點點頭,冇有追問內中情由。

作為大夫,UU看書 www.uukanshu.com她是很有職業操守的,不會去問病人與病情無關的**。

靳冰雲沉默不語,也覺得師父的提議不錯。

本來她心死了,但既然活過來,就冇必要再活在痛苦之中,忘卻過去,重新開始一份新的人生也不錯。

“她以前的胸懷有多大?”

忽然問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程靈素需要確認,免得到時候弄得不對。

“不是恢複原狀嗎?”

沉默下,言靜庵納悶的問道。

不是跟那些手臂再生一樣,恢複原狀的嗎?

難不成還能調節?“並非恢複原狀,而是用天蠶神功刺激那裡慢慢恢複,期間需要不斷的調整,免得長歪了。”

本著作為大夫的嚴謹態度,程靈素覺得最好幫助病人恢複原狀。

畢竟對於人的身體而言,隻有原裝的纔是最合適的,也不容易出問題。

“那可以幫我擴展一下嗎?”

強忍住內心激動,言靜庵希冀的問道。

她的胸懷雖然說不上小,但卻也不怎麼宏偉寬廣。

正因為如此才一向隻穿寬鬆的衣裙,那些緊身束腰的根本不敢穿。

如果能將這份不足補全,她也可以穿上那些漂亮衣裙,將自身曲線展現出來。

雖然都一大把年紀了,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程靈素:“……”

靳冰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