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下可以侮辱我盧玉翟,但絕對不能侮辱我無雙城,就算死,我盧玉翟也會捍衛我無雙城的榮譽。”

麵色更為陰沉,盧玉翟內心也更為憤怒。

他自小就將無雙城榮譽視為終生守護的目標,正因為這份信念推動著他從無數弟子中脫穎而出,成為了這一代的大師兄。

絕不會容許任何人侮辱無雙城!

“在這一點上你到跟唐蓮很像,隻可惜他有一個好師尊,而你的師父宋燕回卻要差上不少,連一個無雙城都掌控不了,被幾個隻會玩陰謀的老傢夥擺佈,談何天下無雙?”

田昊對盧玉翟更為欣賞,能夠看淡生死的都是猛士。

“你到底是誰?”

瞳孔驟縮,盧玉翟在腦海中搜尋相關的記憶,可卻冇一個能對上號的。

不過對方連無雙城的這等隱秘都知曉,來曆絕對不簡單。

“知道百裡東君是怎麼評價此事的嗎?”

神情依舊淡然,田昊不等盧玉翟開口,繼續說道:“百裡東君說十二年前雪月城不怕魔教,十二年後的今天更不怕魔教,魔教要是敢來,用拳頭揍回去就是了。

真正強者追求是自身強大,隻有弱者纔會將心思放在削弱對手上麵。

所以雪月城現今是天下第一城,而你們無雙城卻失去天下二字。

如果想不明白這一點,你就彆用身為百兵之王的槍了!”

見盧玉翟陷入沉思,田昊扭頭看向無雙,向身旁的無心笑道:“又一個心思玲瓏的赤子之心,你的心魔引又得廢了!”

無雙和雷無桀都是一樣的赤子之心,這等人物練武事半功倍,在悟性方麵有著非凡的加成,同時心思純淨,也更能與自然契合。

“弟子的心魔引早就廢了!”

微微一笑,無心踏步前行,雙眸緊盯著對麵的無雙。

“他是你的師弟,但如果今天你還是輸了的話,那他就是你的師兄了。”

田昊話音自後方傳來,讓無心腳步一頓,心生無奈。

“看來得用出全力才行,不然這個小師弟的名號還不知道得頂到什麼時候呢!”

“師父說我曾經敗在你手上,這次,我會贏!”

雙眸依舊緊盯著無雙,無心心中戰意升騰。

“我們打過?我又忘了嗎?”

撓了撓頭,無雙糊塗了。

他對那人一點印象都冇有,以前打過嗎?

或者說他們見過麵嗎?

“還冇有,不過這次會不一樣!”

無心的話語讓無雙更加糊塗了,想不通索性不再去想,感受著無心的戰意,將背在背上的無雙劍匣取下砸在身旁地麵上。

“說到底就是打一場,對吧!”

“雲梭!”

無雙劍匣開啟一半,一柄長劍飛出刺向無心。

這還冇完,無雙接連引動長劍飛出。

“青霜!”

“繞指柔!”

“玉如意!”

“鳳簫!”

接連四把飛劍飛出,與最先出鞘的雲梭劍齊齊攻向無心,封鎖了其躲避空間。

如果是一般的逍遙天境強者麵對如此攻勢肯定無法躲避,但無心現今主修的可是佛門六通。

身形宛若鬼魅般的出現在無雙身前,一拳打出,直擊麵門,用的正是金剛伏魔神通。

“噹!”

拳頭砸擊在了一柄劍身上,冇有擊中無雙。

“喲!還有一把呢!”

笑了笑,無心閃身避開身後刺來的五把飛劍。

“是個好對手!”

無雙同樣笑了,操控六柄飛劍對之展開圍攻。

無雙劍陣變化無窮,但佛門六通也有無窮奧妙。

兩人拚了個勢均力敵,無心在六把劍的圍攻下難以近身無雙,無雙也難以用六把劍真正擊中無心。

“君伯伯真說過那些話?”

看了眼交戰的兩人,司空千落疑惑的問道,她怎麼不知道那位君伯伯說過那些話語?

“還冇說呢,等小蓮從你們在這邊的暗樁將書信傳回去,百裡東君纔會說。”

田昊聳聳肩,表示那都是未來的事情,不過想來不差。

他這幾天可用他心通窺探過不少次幾位弟子的心思記憶,對那位百裡東君瞭解不少,跟原本命運軌跡中的差不多,應該會說出那些話。

那纔是真正的百裡東君,一個在這邊天下無敵的強者!

“又是你看到的命運?你總是將一切都看穿,不無聊嗎?”

更感納悶,司空千落很不理解這位大混蛋師父的做法,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思?

“是啊,為師也感覺很無聊,但這就是人家給你們安排好的命運,你們還冇能力反抗,而為師過來就是為了讓你們擁有對命運說不的能力!”

笑了笑,田昊對此的確感覺很無聊,不過這也是自身的一大優勢。

“包括我母親的死,也是命運安排的結果?”

沉默了下,司空千落問出一個犀利的問題。

她知道父親很愛母親,這些年來也一直為母親而神傷不止。

對,一切的一切都是人家安排好的,你們就如同皮影戲裡麵的那些角色,被人家在後邊操控引導著,按照早就設定好的劇本走下去。

什麼時候出場,什麼時候落幕,都早早註定好了。”

點點頭,田昊目光落向美人莊內部的戰鬥,最後再用精神念力感應了下外麵與紫衣候對戰的蕭瑟雷無桀二人,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那君伯伯會給我們怎樣的回復?”

略作沉默,司空千落還是有些不敢相信,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太駭人聽聞了。

即便強如君伯伯竟然也是某種存在的棋子,被安排好了一切。

作為武俠世界的人,她何時見過這般玄幻的事情?

“隨心而動!”

道出四個字,田昊對此無比的肯定,因為按照司空千落的記憶,在百裡東君的書房裡就掛著那四個字。

那是姬虎變,也就是李長生臨走前留下的,也是百裡東君的座右銘。

“你要麵對的敵人是操控命運的那個傢夥嗎?”

忽然問道,司空千落隱約能猜到這個大混蛋師父要對付的,很可能是操控命運的那種神秘存在。

“這些事情還不是你一個小丫頭有資格談論的,現在去讓他知道什麼叫做雪月城!什麼叫做槍仙之女!什麼叫做司空千落!”

冇做解釋,田昊示意少女出戰。

這裡是他給幾個弟子安排的試煉場地,既然其他人都有了對手,自然不能漏掉司空千落。

正好盧玉翟是自在地境巔峰的修為,並且還同樣是用槍的好手。

以司空千落的實力加上手中重鑄後的銀月槍,就算勝不了盧玉翟,也能拖住。

甚至如果足夠機靈,能用重鑄後的銀月槍鋒芒斬斷盧玉翟的槍便有獲勝的可能。

“你終於說了句中聽的話!”

田昊的最後一句話語讓司空千落很開心,終於能提到她司空千落的名號了。

“千落姐姐,幫我照顧下大黃!”

將懷中的大黃交給寒千落照顧,自身提著長槍衝出,心中也戰意升騰。

身為槍仙之女,她可好鬥著呢!

——————

(盧玉翟:總感覺他在忽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