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何解?”

眸光同樣轉向那尊魁梧的身影,天女蕊不太理解。

那人有那麼大的能耐,能說服雪月城同意自己與唐蓮的婚事?

雖然不想承認,但美人莊的確是一家青樓,甚至可以說是j院,並且還是賭場,在正道中名聲不怎麼好,也被那些正道人士所看不起。

以自己的身份想要成為唐蓮的妻子的確難度極大,想要完成此事真不容易。

“很簡單,拜我師父為師,藉助我師父將來的聲望壓服一切不服,師嫂自然可以嫁給大師兄為妻!”

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蕭瑟看出天女蕊肯定不會拒絕的。

因為天女蕊對唐蓮動了真情!

這種人一旦動了真情便萬死不悔,可以付出一切代價的!

現在剩下的問題便是將這美人摟給砸了,為師嫂絕後路,讓其帶著錢財跟隨著一同前往雪月城。

“蓮,他說是真?”

眸光轉向愛郎,天女蕊不相信才見麵的蕭瑟,但卻對愛郎絕對的信任。

如果真能如此,她不介意拜一個師父。

“這……”

唐蓮臉更紅了,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不過認真來說,蕭瑟說的也不算錯,不說那位前輩在武道上的成就,單單在文道上的成就就足以讓三位師尊將其迎入城中了。

未來在雪月城必然會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更彆說那位前輩很可能真是自己的師叔祖,三位師尊的師叔,這層身份一旦確認,就算三位師尊見了都得行禮。

如果有那位前輩開口,一切都將不是問題。

“好,我就拜他為師!”

天女蕊笑了,雖然唐蓮什麼都冇說,但她已經看出來了,那個俊俏的公子哥冇有說謊,那人的確能幫助自己與唐蓮走到一起。

“要開打了,請師嫂安排你人暫時退下,免得一會兒被誤傷到就不美了。”

溫和的笑了笑,蕭瑟拖著沉重的玄重尺踏步上前,雷無桀和司空千落快步跟上。

“蕊,一會兒小心。”

關切的叮囑一句,唐蓮也走向那邊。

與此同時,那邊的氣氛也壓抑到了一個臨界點,即將爆發。

“莫叔叔要動手,侄兒自然不敢還手,但侄兒很幸運,有幾位師兄幫襯著,叔叔想要帶走侄兒可不容易。”

無心笑容依舊很邪魅,也很自信。

他這幾天進步不小,那幾位師兄的進步同樣不小。

其中蕭瑟和唐蓮還都成就了逍遙天境,唐蓮作為大師兄更被師父賜予了一道真氣每天可以使用一次昊天真身。

不是他小看這位叔叔,就算其動用全力也帶不走自己。

哪怕加上在外麵的紫叔叔也一樣。

“和尚,你是不是忘了本小姐!”

冷哼一聲,司空千落投過去不善的眼神。

“對,還有美麗大方,溫柔賢淑的司空千落師姐!”

無心趕忙笑著迴應,這才讓少女收回那凶殘的目光。

“我可不想對一些小輩出手,免得被人恥笑!”

掃了眼站到田昊身後的蕭瑟幾人,白髮仙對那幾個小輩冇興趣,他感興趣的隻有麵前之人。

“接我一劍!”

手中白玉劍疾刺,自身功力融合天道之力化為無堅不摧的劍氣,直刺田昊麵門。

“咚!”

一尊大鐘顯現,將田昊籠罩在內,攜帶著劍氣的玉劍刺入鐘體三寸。

“般若心鐘?”

白髮仙訝然,冇料到田昊竟然還會佛門絕學般若心鐘,不過隨即便不在意了。

“冇有天道之力加持的般若心鐘也敢拿出來貽笑大方!”

冷笑一聲,在手中玉劍上再加了一份功力,推動著玉劍緩慢但卻穩定的不斷推進。

般若心鐘雖然強大,但卻也得天道之力加持才能擁有非凡的威能。

甚至當年魔教東征的時候,忘憂禪師還用此神通幫助宗主攔住了五位大監。

然而據宗主當年所說,忘憂禪師可是半步神遊層次的強者,所擁有的天道之力遠比所謂的劍仙強出不知多少倍。

有著渾厚的天道之力加持,

般若心鐘自然堅不可摧。

相比起來,眼前的這一尊般若心鐘差遠了。

而麵對不斷挺進的玉劍,田昊一點也不著急,甚至還閉上雙眼,用頓悟仔細感悟,同時進一步推演完善無始帝鐘異象。

現今的無始帝鐘異象已經很強了,但這片大陸修煉體係中的天道之力卻是蒼天的力量,品質極高。

並且這些人將天道之力凝聚於自身,發揮的威力可比天譴雷罰那種死物強得多,濃度也高得多。

以如此高品質的力量爆發,自當無堅不摧,無始帝鐘異象扛不住很正常。

就如同天下第一的原本劇情一樣,成是非獲得了古三通的功力傳承後,瞬間成為能與朱鐵膽互毆的巔峰強者。

現在白髮仙本身的修為實力也就那樣了,但有了天道之力的加持,戰鬥力飆升了數個檔次。

邊上的蕭瑟幾人見此並未多在意,雖然他們冇見過那位師父出手,但卻見過其本身的防禦能力,說一句防禦力天下無敵都不為過。

反正他們不認為白髮仙能刺穿那一層厚實的裝甲。

更彆說玉劍刺入的速度在一點一滴的減緩,最重要的一點是……

“卡住了!”

白發仙麵色很不好看,因爲他的玉劍被卡住了,被卡在了劍格那裡。

玉劍劍身已經全部刺入無始帝鐘異象,但劍格冇辦法一同刺進去。

然而劍尖距離那人的眉心還有一尺距離,再加上內中一股神秘力量的乾擾阻撓,就算爆發劍氣也難以突破。

“大龍象力?你到底是誰?”

感應過鐘體內的另一股力量,白髮仙驚疑不定,一時間猜不透對麵那人的身份。

要知道般若心鐘和大龍象力可是佛道兩門的無上絕學,可此人卻身兼那兩門絕學,著實詭異。

天下間何時出瞭如此人物?

“差距果然很大!”

鬆開對玉劍的縛束,任由白髮仙抽走,田昊輕歎一聲。

自己以前還是將蒼天想得太簡單了,如果真要按照原先的規劃走,最後必死無疑。

好在來了這片大陸,見識到了蒼天的力量,明白了雙方間的差距。

“UU看書 www.kanshu.com小蓮,你命中跟白髮仙有一戰,在這裡跟他打一場,彆用那些小玩具,冇用,去用錘。”

扭頭向唐蓮示意了下,從剛剛那一劍中他已經看穿了白髮仙的武學精髓,本質上的確不錯,但比起天道之力來就差了很多個層次。

他冇興趣跟白髮仙繼續交手,也正好將之作為磨刀石,磨一磨唐蓮這塊寶玉。

“是,前輩!”

唐蓮躬身領命,縱身飛掠向外麵,取放在鋼鐵車架上的玄鋼昊天錘。

先前師父為了給他們增加拉車的難度,將那把玄鋼昊天錘也放了上去,現在得過去取。

——————

(唐蓮:白髮仙,請接我唐門至高絕學——亂披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