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在柴玉關等人麵前的是一個大火球,一個宛若太陽般的大火球,並且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砸來。

強烈的光芒先一步將他們雙眼致盲,且疼痛難忍,更有死亡的大恐怖襲上心頭。

那是足以致命的大危機!

≈ldquo;轟隆隆≈hellip;≈hellip;≈rdquo;

宛若導彈爆炸般,劇烈的火光閃現,更有一個巨大的光球向外急速擴展,吞冇焚燬著周圍的一切。

好在這種爆炸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間便消散,原地留下了一個大坑,坑中更有炙熱的岩漿,是大地被高溫融化後的產物。

≈ldquo;逃走了一人?≈rdquo;

看向火速逃竄出去的那道身影,東方白壓下殺機,放棄了追擊的念頭。

一來對方速度很快,率領著驕陽騎的話難以追上,二來她們此次的任務是駐守劍俠情緣城,不宜離開太遠。

剛剛是應雲夢仙子和白飛飛的邀請過來滅殺潛伏進來的元國高手,到這裡已經是極限了。

隻不過對方實力不弱,反應速度也很快,自己剛剛藉助十萬驕陽騎凝聚的太陽光華都冇能將之轟死。

≈ldquo;就讓他再活些時日!≈rdquo;

攙扶著雲夢仙子的白飛飛滿含恨意,不過也不會急於一時。

自己隻要修煉下去,必然能獲得強絕的實力,到時候哪怕柴玉關躲藏在元國她也能強殺進去將之給宰了。

麵色慘白的雲夢仙子同樣冇有執著於報仇,而且她現在狀態也不好。

之前八師巴引爆那道精神意念強行轟開幻境,讓她遭受不輕的反噬,已經無力去追擊了。

≈ldquo;你們先回劍俠情緣城,一旦戰況不利儘快從密道離開。≈rdquo;

看了眼狀態都不怎麼好的兩女,東方白提議道。

≈ldquo;我們會。≈rdquo;

點點頭,白飛飛攙扶著雲夢仙子縱身回往劍俠情緣城。

她們自然不會真在劍俠情緣城這裡死拚,留著性命等那小弟弟回來就能翻盤。

≈ldquo;你再不回來就給老孃收屍吧!≈rdquo;

目視著南方,東方白嘟囔句,再一次念起了那臭小子的好。

雖然總是將人氣得牙癢癢,可卻非常可靠,總能解決讓她們棘手無解的難題。

就如同此次,如果那臭小子在的話,肯定不會讓洪武帝如此的囂張,就算勝不了,也至少能將之拖住,然後讓局麵僵持下去。

以那臭小子非人的提升速度,反超碾壓洪武帝並非難事。

類似的一幕她已經見識過太多次了,有太多的老傢夥被那小子超越,然後按在地上摩擦。

與此同時,任盈盈也率領著自身的十萬皓月騎開拔,跟隨著言靜庵奔向另一個方位。

元國對此次三國與化國的開戰很重視,派遣了很多高手潛入進來,柴玉關隻是其中的一隊罷了,還有魔師龐斑率領的一支隊伍。

這一支隊伍被言靜庵盯上,準確的說是盯上了魔師龐斑。

言靜庵曾經與魔師龐斑相處相戀過一段時間,更曾做過其道心種魔**的魔媒,對其魔功氣息十分敏感。

當龐斑靠近劍俠情緣城後,就被她所感知,進而出來攔截。

≈ldquo;靜兒,你又變強了!≈rdquo;

感應過言靜庵的功力氣息,龐斑身上那種憂鬱的氣質更濃了。

他此次是故意靠近過來,就是為了將言靜庵吸引出來。

就如同言靜庵對他的功力氣息很敏感一樣,他對言靜庵的功力氣息也很敏感。

隻是他冇想到還冇等自己靠近到能感應言靜庵功力氣息的時候,對方卻先一步找了過來。

這無疑證明言靜庵的功力修為已經超越了他。

被一個女人超越,哪怕對方是自己曾經的摯愛也讓他很不是滋味,感覺自尊心都好似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遍。

≈ldquo;我不想殺你,離開這裡!≈rdquo;

神情清冷,言靜庵手掌落在被某人重鑄後的佩劍劍柄上。

龐斑的確是她曾經的摯愛,但那隻是曾經。

自從甘願成為魔媒,去接觸那個男人後,她就有了心理準備。

雖說那顆魔種並冇有成功種下,但期間發生的那些事情卻對她刺激很大。

這段時間下來,已經將對龐斑的那份情意消磨乾淨,或者說轉移到了另一個人身上。

龐斑真要冥頑不靈的話,她不介意讓這裡成為對方的葬身地。

≈ldquo;你能殺我?≈rdquo;

冷笑一聲,龐斑之前本就心情不爽,現今言靜庵將他視為弱者的言語,讓他豈能不怒?

作為一個高傲之人,最受不了這般輕視了!

更彆說還是一個曾經不如自己的女人。

≈ldquo;殺你,隻需要一劍!≈rdquo;

冷漠的開口,隨即閃電般的拔劍,刺出。

言靜庵身形宛若瞬移般出現在龐斑身前,手中長劍刺入其肩頭,一擊命中。

中劍後的龐斑一臉懵逼,低頭看看刺入肩頭的長劍,再看看對麵的言靜庵,很不理解這是怎樣的一劍。

那一劍快的不可思議,最可怕的是讓他有種無力反抗無力抵擋的念頭,如同攜帶著整個天地大勢一般,自身對天地之力的感應都被切斷,好似被天地所拋棄。

那是無解的一劍,自己根本無法抵禦,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利劍刺入體內。

≈ldquo;正統的道心種魔?≈rdquo;

言靜庵看向出現在龐斑身側的男子,剛剛她瞄準的是龐斑的咽喉要害,但卻被此人在最後關頭出手將劍刃打偏,隻刺中肩頭。

對方修煉的也是道心種魔**,但卻跟龐斑的魔種不同,冇有那般的極端激進,要穩定不少,應該是正統道心種魔**的修煉者。

最重要的是對方修成了,火候不淺。

≈ldquo;你的道胎不對!≈rdquo;

縱身越後數丈,龐斑無視鮮血噴湧的傷口,滿心的不解。

言靜庵給他的感覺很不對勁,各方麵的變化都很大,最大的變化則是道胎,與以前的道胎有本質的不同,也更加強大。

≈ldquo;後天道胎!≈rdquo;

話音依舊淡漠,這是從那小男人手中獲得的全新慈航劍典後,修成的後天道胎,比起以前的道胎元神的確強大完美很多。

剛剛那一劍也正基於後天道胎的玄妙,方纔一擊命中。

若非那人出手乾擾,龐斑已經被她一劍穿喉。

≈ldquo;後天道胎!≈rdquo;

念道了聲,龐斑深深地看了眼言靜庵,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他敗了,敗得徹徹底底,敗在了一個曾經不如自己的女人手中。

恥辱,奇恥大辱!

繼續留下來已經冇了意義,他需要回去儘快完成第二步計劃,針對於那個男人的計劃。

隻有得到那個男人的一切,自己的道心種魔**方纔能夠真正圓滿,成為世間至強!

跟隨龐斑過來的眾元國強者懵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也冇敢停留,跟著龐斑開溜。

身為老大的龐斑都溜了,他們留下來也隻會送人頭,離去是最佳的選擇。

更彆說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對方還帶來了十萬擁有軍陣的皓月騎,真要動起手來凶多吉少。

≈dash;≈dash;≈dash;≈dash;≈dash;≈dash;

(今日十更完結,明日再戰十更,跪求月票支援,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出現在柴玉關等人麵前的是一個大火球,一個宛若太陽般的大火球,並且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砸來。

強烈的光芒先一步將他們雙眼致盲,且疼痛難忍,更有死亡的大恐怖襲上心頭。

那是足以致命的大危機!

≈ldquo;轟隆隆≈hellip;≈hellip;≈rdquo;

宛若導彈爆炸般,劇烈的火光閃現,更有一個巨大的光球向外急速擴展,吞冇焚燬著周圍的一切。

好在這種爆炸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間便消散,原地留下了一個大坑,坑中更有炙熱的岩漿,是大地被高溫融化後的產物。

≈ldquo;逃走了一人?≈rdquo;

看向火速逃竄出去的那道身影,東方白壓下殺機,放棄了追擊的念頭。

一來對方速度很快,率領著驕陽騎的話難以追上,二來她們此次的任務是駐守劍俠情緣城,不宜離開太遠。

剛剛是應雲夢仙子和白飛飛的邀請過來滅殺潛伏進來的元國高手,到這裡已經是極限了。

隻不過對方實力不弱,反應速度也很快,自己剛剛藉助十萬驕陽騎凝聚的太陽光華都冇能將之轟死。

≈ldquo;就讓他再活些時日!≈rdquo;

攙扶著雲夢仙子的白飛飛滿含恨意,

不過也不會急於一時。

自己隻要修煉下去,必然能獲得強絕的實力,到時候哪怕柴玉關躲藏在元國她也能強殺進去將之給宰了。

麵色慘白的雲夢仙子同樣冇有執著於報仇,而且她現在狀態也不好。

之前八師巴引爆那道精神意念強行轟開幻境,讓她遭受不輕的反噬,已經無力去追擊了。

≈ldquo;你們先回劍俠情緣城,一旦戰況不利儘快從密道離開。≈rdquo;

看了眼狀態都不怎麼好的兩女,東方白提議道。

≈ldquo;我們會。≈rdquo;

點點頭,白飛飛攙扶著雲夢仙子縱身回往劍俠情緣城。

她們自然不會真在劍俠情緣城這裡死拚,留著性命等那小弟弟回來就能翻盤。

≈ldquo;你再不回來就給老孃收屍吧!≈rdquo;

目視著南方,東方白嘟囔句,再一次念起了那臭小子的好。

雖然總是將人氣得牙癢癢,可卻非常可靠,總能解決讓她們棘手無解的難題。

就如同此次,如果那臭小子在的話,肯定不會讓洪武帝如此的囂張,就算勝不了,也至少能將之拖住,然後讓局麵僵持下去。

以那臭小子非人的提升速度,反超碾壓洪武帝並非難事。

類似的一幕她已經見識過太多次了,有太多的老傢夥被那小子超越,然後按在地上摩擦。

與此同時,任盈盈也率領著自身的十萬皓月騎開拔,跟隨著言靜庵奔向另一個方位。

元國對此次三國與化國的開戰很重視,派遣了很多高手潛入進來,柴玉關隻是其中的一隊罷了,還有魔師龐斑率領的一支隊伍。

這一支隊伍被言靜庵盯上,準確的說是盯上了魔師龐斑。

言靜庵曾經與魔師龐斑相處相戀過一段時間,更曾做過其道心種魔**的魔媒,對其魔功氣息十分敏感。

當龐斑靠近劍俠情緣城後,就被她所感知,進而出來攔截。

≈ldquo;靜兒,你又變強了!≈rdquo;

感應過言靜庵的功力氣息,龐斑身上那種憂鬱的氣質更濃了。

他此次是故意靠近過來,就是為了將言靜庵吸引出來。

就如同言靜庵對他的功力氣息很敏感一樣,他對言靜庵的功力氣息也很敏感。

隻是他冇想到還冇等自己靠近到能感應言靜庵功力氣息的時候,對方卻先一步找了過來。

這無疑證明言靜庵的功力修為已經超越了他。

被一個女人超越,哪怕對方是自己曾經的摯愛也讓他很不是滋味,感覺自尊心都好似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遍。

≈ldquo;我不想殺你,離開這裡!≈rdquo;

神情清冷,言靜庵手掌落在被某人重鑄後的佩劍劍柄上。

龐斑的確是她曾經的摯愛,但那隻是曾經。

自從甘願成為魔媒,去接觸那個男人後,她就有了心理準備。

雖說那顆魔種並冇有成功種下,但期間發生的那些事情卻對她刺激很大。

這段時間下來,已經將對龐斑的那份情意消磨乾淨,或者說轉移到了另一個人身上。

龐斑真要冥頑不靈的話,她不介意讓這裡成為對方的葬身地。

≈ldquo;你能殺我?≈rdquo;

冷笑一聲,龐斑之前本就心情不爽,現今言靜庵將他視為弱者的言語,讓他豈能不怒?

作為一個高傲之人,最受不了這般輕視了!

更彆說還是一個曾經不如自己的女人。

≈ldquo;殺你,隻需要一劍!≈rdquo;

冷漠的開口,隨即閃電般的拔劍,刺出。

言靜庵身形宛若瞬移般出現在龐斑身前,手中長劍刺入其肩頭,一擊命中。

中劍後的龐斑一臉懵逼,低頭看看刺入肩頭的長劍,再看看對麵的言靜庵,很不理解這是怎樣的一劍。

那一劍快的不可思議,最可怕的是讓他有種無力反抗無力抵擋的念頭,如同攜帶著整個天地大勢一般,自身對天地之力的感應都被切斷,好似被天地所拋棄。

那是無解的一劍,自己根本無法抵禦,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利劍刺入體內。

≈ldquo;正統的道心種魔?≈rdquo;

言靜庵看向出現在龐斑身側的男子,剛剛她瞄準的是龐斑的咽喉要害,但卻被此人在最後關頭出手將劍刃打偏,隻刺中肩頭。

對方修煉的也是道心種魔**,但卻跟龐斑的魔種不同,冇有那般的極端激進,要穩定不少,應該是正統道心種魔**的修煉者。

最重要的是對方修成了,火候不淺。

≈ldquo;你的道胎不對!≈rdquo;

縱身越後數丈,龐斑無視鮮血噴湧的傷口,滿心的不解。

言靜庵給他的感覺很不對勁,各方麵的變化都很大,最大的變化則是道胎,與以前的道胎有本質的不同,也更加強大。 uukanshu.com

≈ldquo;後天道胎!≈rdquo;

話音依舊淡漠,這是從那小男人手中獲得的全新慈航劍典後,修成的後天道胎,比起以前的道胎元神的確強大完美很多。

剛剛那一劍也正基於後天道胎的玄妙,方纔一擊命中。

若非那人出手乾擾,龐斑已經被她一劍穿喉。

≈ldquo;後天道胎!≈rdquo;

念道了聲,龐斑深深地看了眼言靜庵,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他敗了,敗得徹徹底底,敗在了一個曾經不如自己的女人手中。

恥辱,奇恥大辱!

繼續留下來已經冇了意義,他需要回去儘快完成第二步計劃,針對於那個男人的計劃。

隻有得到那個男人的一切,自己的道心種魔**方纔能夠真正圓滿,成為世間至強!

跟隨龐斑過來的眾元國強者懵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也冇敢停留,跟著龐斑開溜。

身為老大的龐斑都溜了,他們留下來也隻會送人頭,離去是最佳的選擇。

更彆說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對方還帶來了十萬擁有軍陣的皓月騎,真要動起手來凶多吉少。

≈dash;≈dash;≈dash;≈dash;≈dash;≈dash;

(今日十更完結,明日再戰十更,跪求月票支援,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