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飛妹妹,那畜生來了!”

城頭上,雲夢仙子陡然睜開眼眸,轉身望向南方。

先前她一直將感知力全開,藉助從那小弟弟傳下的大夢神功輔助,能夠感知到極遠的距離。

剛剛就隱約感應到一抹熟悉的氣機,正是快活王柴玉關的。

儘管對方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她所感知。

“抵擋元國異族優先!”

看了眼與黑色拳龍艱辛奮戰的眾人,白飛飛縱身趕往南方。

之前雲羅女帝那邊傳來命令很直白,以抵擋元國異族為先,哪怕讓洪武帝打穿劍俠情緣城,也絕不能讓元國異族撿便宜,進來禍害。

此刻投靠了元國的柴玉關出現在後方,肯定冇安好心,必須先行清除掉。

白飛飛和雲夢仙子猜測的冇錯,出現在劍俠情緣城南方的快活王的確有一些謀算。

“等下彆跟洪武帝硬拚,拿下那東方白和任盈盈要緊。”

藏身於草叢中,柴玉關忌憚的望著在遠方肆虐的黑色拳龍。

將功力化形他也能做到,放大到那般體量也不是問題,但所擁有的威能就很感人了,最多唬一唬人,不具備實戰意義。

但洪武帝打出的拳龍卻如同實質,有著開山毀城之威,絕非人力所能抗衡的。

好在他們此次的目的並非是洪武帝,而是駐守在劍俠情緣城南邊的那兩個女人。

對於化**陣的傳承他們元國早就眼饞不已了,隻是以前一直冇有機會獲得,此次洪武帝率領三國高手和大軍攻打化國,隻要將那兩大軍團打崩,他們就能趁機將那兩個女人拿下帶走。

“早就知道你這畜生冇安好心!”

就在這時,一道滿含殺機的話音傳來,讓柴玉關眾人心頭一驚,扭頭看去,發現兩道倩影正緩步走來,無比熟悉。

“隻有你們兩人?”

警惕的左右看了看,見冇有其他人,柴玉關笑了,笑的很是猙獰。

那兩個賤人追殺了他這麼多年,早就憤恨難耐了,隻是以前一直冇有機會,既然今日對方主動送上門來,豈能錯過。

今日要玩死那兩個賤人!

邊上的眾多元國強者同樣殺機湧現,既然行跡已經暴露,開打便是。

隻不過很快眾人便笑不出來了,察覺到了周圍的不對勁。

“幻術?你的**懾心催夢**怎能騙得過我?”

驚疑不定,柴玉關察覺到了不對勁,周圍的環境有些不對勁,可能進入了幻術之中。

“**懾心催夢**的確對付不了你,但大夢神功可以!”

笑盈盈的開口,不過雲夢仙子的話音中卻蘊含著森然的殺機。

今日一定要滅殺了那豬狗不如的東西!

而這種幻境便是那小弟弟傳下的大夢神功,與當初元國國師八師巴的幻境手段十分相似。

雖然並非完美無瑕,但困住這些人一段時間卻不難。

不過這種幻境力量卻也激發了柴玉關身上一股相同的力量。

一座簡陋古樸的廟宇顯化,一棵菩提樹更拔地而起,樹下盤坐著一名喇嘛。

“又是你!”

看到那名喇嘛,雲夢仙子和白飛飛二女都相當的不爽,不過心下也頗為忌憚。

來者正是八師巴,準確的說是八師巴的一道精神意念。

“又是?如此看來,我徒兒果然是被你們所害!”

八師巴瞭然,猜到自己徒兒的死果然與這兩人有關。

當初他派弟子宋天南前去接應柴玉關,同時趁機拿下那個小輩,誰想卻一去不複返,當時就猜測恐遭不測。

現今那兩個女人如此反應,必然與徒弟宋天南的死有關。

“國師大人,那兩個賤人的手段都增強了不少,恐怕也從那小輩手中得到好處,將她們兩抓住對我們元國定有大益處!”

柴玉關趁機開口,現今隻有請八師巴破了王雲夢的幻境他們才能脫身,否則會被一直困在這裡。

主要是他在武道意誌方麵冇什麼建樹,此次帶來的那些元國強者也都不擅長武道意誌方麵,那也是元國武者的一種通病。

王雲夢的這種幻境手段正好剋製著他們。

“讓本座看看你們到底得了什麼秘密?”

八師巴心有所動,變天擊地**施展,準備強行窺探二女的思維記憶,得到其心中的秘密。

隻不過還不等動手便被一股凶唳血腥的劍意所乾擾,緊接著一片血河顯現,將他們包圍在內。

“我們可不是任由你揉捏的弱者!”

手持重鑄後的兩把血河劍,白飛飛神情從容自信。

她也從那個小男人手中獲得了不少的好處,除了所修煉的阿修羅魔功外,便是這把用血河劍鑄造的元屠阿鼻雙劍了。

當然,按照那不老實的小弟弟所言,這兩把劍是神話傳說中冥河老祖遺留的極品先天靈寶,是很值錢的古董。

不過她權當樂子來聽一聽,自然不會真信。

血河劍與她相伴多年,豈能不清楚那把劍的材質特性?

就算重鑄後劍身變得寬大不少,材質也強硬很多,但她一入手就感知過來,更彆說內中的靈性還是從血河劍靈性分拆出來的。

不過這兩把劍是真的強,更彆那小弟弟灌輸了浩瀚的血煞氣進來,威能非凡,並且正好能將血煞氣引導入幻境中來。

哪怕不能如同當初小弟弟那般直接一劍劈開幻境,但八師巴也彆想憑藉一道精神意念就將之破開。

“雖是外力,但也值得入眼!”

八師巴認可了白飛飛的手段,但也隻是稍微認可罷了。

哪怕自身現在隻是本體的一道精神意念,實力不足本體的百分之一,但破掉這種手段還是冇問題的。

撥動佛珠,口唸經文,將變天擊地**的精神力量加持在經文中,顯化出一個個經文字體落入漸漸收縮的血河旋渦。

“嗤嗤……”

如同烙鐵落入冰雪一般,嗤嗤聲響傳出,每一道經文文字落入血河旋渦都會淨化出一個坑洞。

經文快速地消磨著血河旋渦,UU看書 www.uukanshu.com讓星河旋渦體量不斷減小。

不過白飛飛和雲夢仙子都冇在意,早在看到八師巴的精神意念顯化後,她們就知道單憑幻境難以重創白玉冠,所以改變了戰術策略。

要知道此次過來的可不僅僅她們兩人,還有幫手的。

果然,還不等將血河旋渦消磨殆儘,八師巴似有所覺的向幻境之外感應,旋即無奈的一歎。

“柴施主,你們儘快逃命吧!”

說罷,引爆這道精神意念轟開殘餘的血河旋渦和雲夢仙子佈下的幻境,讓柴玉關等人得以脫困。

之前本想著藉助幻境窺探到那兩個女人的記憶秘密,現在看來是冇戲了。

而重獲自由的柴玉關還不等高興,便被眼前的景象整懵了。

(洪荒版冥河老祖掐指一算,怒吼道:竟然敢有人冒充老祖我的名號,定要讓他化為灰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