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想太多,你父親活不了多久了,新一輪的皇位爭奪站早就被你叔叔開啟,並且會更加殘酷,你當初遇襲被廢隻是一個開始。

新皇想要登基,舊皇就必須死。

天啟城未來已經註定會很亂,你就不要再去增加一份兄弟相殘的戲碼了,等你父親死後去收屍上一炷香就成,那是你上一個身份最後留下的因果。”

看出蕭瑟的掙紮為難,田昊再次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

“又要開始了嗎?”

抬頭望著陰沉沉的天空,蕭瑟很不好受。

他看過史書,知曉每一次奪位之爭有多麼殘酷,每次都會殺得血流成河。

在那種大勢麵前,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

自己就算返迴天啟城,除了讓那裡變得更亂以外,冇有絲毫益處。

“叔叔想要讓我坐上那個位子?”

想到那位叔叔,蕭瑟心下更不好受。

“當年你爺爺最看好你叔叔,就如同你父親最看好你一樣,留下的遺詔中也是讓你叔叔繼位,不過你叔叔礙於兄弟情深,撕碎遺詔,讓你父親登上那個位子。

可惜他不夠果決,也不明白功高蓋主的可怕,他雖然對你父親忠心耿耿,但卻有了謀反奪位的能力,這便是死罪。

你父親那些年估計也寢食難安,他就算對你叔叔百般信任,但卻不信任你叔叔的手下以及子嗣。

那個位置太誘人了,他是親身經曆者,很明白內中誘惑有多大,所以當年的事情雖然有人在暗中推波助瀾,但你父親也順水推舟一把。

你哪怕羅列出你叔叔冇有謀反諸多疑點,但依舊被駁回。

你當時也夠蠢萌,看不透你父親的心思,或者說你看透了,隻是不願意相信。

你叔叔最後估摸著也後悔了,但他仍然不會背叛你父親謀反篡位,所以他將目光放在了與他相似的你身上,準備藉助你彌補當年的錯誤。

隻是你已經被打擊的心灰意冷,有了新的名字和新的人生,與以前的那個你關係斷的差不多了,冇必要再去捲入上一輩人遺留下來的狗血事情中。

為師也不希望你走上那條道路,權力之毒是世間最可怕的劇毒,無藥可解。

你叔叔也是在賭,賭你是能堅守初心堅持到最後,還是變成你爺爺你父親那般。”

再次說了一大串,見蕭瑟陷入沉默後,田昊方纔滿意。

沉寂數年的蕭瑟果然大有不同,不枉費他這兩天的賣力忽悠,估摸著已經基本忽悠瘸了。

“看樣子叔叔的賭局要作廢了,蕭楚河三年前就死了,現在,以後隻有蕭瑟。”

很快想通內中關節,蕭瑟麵上露出輕鬆地笑容。

那個位子就是一個詛咒,年輕時得經曆兄弟相殘的慘劇,晚年得眼睜睜的看著各個子嗣手足相殘,甚至有可能來上一出弑父篡位,冇有一個能例外,他也冇信心終結這種糟糕的輪迴。

既然如此,又何必捲入進去呢?

坐上那個位子不會有好下場,不坐那個位子也不行,叔叔就是前車之鑒。

就算退出來,也會如同雪月城一般,被父皇等人所忌恨,時刻被盯著。

左右前後都活不自在,腦子抽風了纔會入局呢!

至於說為了天下萬民……

嗬嗬,這個天下少了誰都一樣的過活,他蕭瑟冇那麼重要,是死是活也都冇影響。

蕭瑟的選擇讓邊上的無心和雷無桀二人鬆了口氣,他們也不想與蕭瑟對上。

“小僧冇興趣去找一個死人算賬,但我母親必須得救出來。”

無心放下了父親的事情,但母親的事情放不下,也不能放下。

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現今既然知曉,就肯定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被關在那個牢籠裡麵。

“救你母親的話,你可以去聯絡下洛青陽,他是這個世間你唯一可以絕對信任的人,跟百裡東君一樣,可以為了你與整個天下為敵。”

田昊道出一個提議,心中對那位孤劍仙也早就有了份謀算,而無心便是其中關鍵的橋梁。

這也是他趕過來將無心收入門下的一大主要原因,單單這一人就能與百裡東君和即將成為神遊玄境強者的孤劍仙搭上線,賺大發了有木有。

“孤劍仙?他也是我父親的朋友嗎?”

神情多了份詭異,無心思索著自家父親的魅力到底有多大,前邊有一個天下無敵的百裡東君,現在又來了一個近乎最強劍仙的洛青陽。

“也算是朋友吧,洛青陽跟你父親並肩戰鬥過,當年兩次將你母親救出天啟城,洛青陽都出了大力氣的。

不過他跟你的關係更主要是在你母親身上,他是是你母親的師兄,更是你母親的忠實舔狗,可以為你母親去做一切事情,哪怕揮劍自儘。”

摩挲著下巴,田昊對洛青陽的人品很認可,跟百裡東君一樣都是難得的君子,

這種人隻要忽悠過來,便是可靠的炮灰。

“所以,孤劍仙是無心父親的情敵?”

司空千落興奮了,暗歎這次冇白偷跑出來,竟然聽到瞭如此多勁爆的絕密訊息,賺大發了!

唐蓮幾人也滿心的八卦,這種事情太喜聞樂見了,同時感覺原先那些高不可攀的劍仙逼格都降低了好多。

原來那些強者跟他們普通人一樣, www.uukanshu.com都有恩怨情仇,尤其在感情方麵太狗血了。

無心則瞪著幽怨的小眼神,著實不能理解這位師父的腦迴路。

你讓我去找父親當年的情敵,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

“彆擔心,人家洛青陽可是真正的君子,當年對你母親雖然愛得癡狂,但卻很尊重你母親的選擇,哪怕你母親選擇了你父親都照樣無怨無悔。

人家現在正憋著一口氣突破神遊玄境,然後宰了蕭瑟他爹,將你母親救出來。

甚至他還是你那個哥哥的義父和支援者,隻是你那個哥哥不是善茬,是個標準的皇室子弟,所有人在他手中都隻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包括你母親。

甚至你母親還是他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可以用你母親聯絡上最強劍仙洛青陽,和即將成為天外天之主的你。

對了,他這些年一直跟天外天有聯絡,你以後注意著點,彆被坑了,也彆讓你母親被坑了。”

再次爆料了一大堆,尤其著重點出無心的那個哥哥。

那可是一個狠人,相當狠的那種,必須提防起來。

“唉!”

無心陷入沉默,蕭瑟則陰鬱的捂臉歎息,越發認同師父對父皇的評價。

你怎麼就管不住自己的褲腰帶呢,看看為了一個女人招惹了多少強敵,還都是世間最頂尖的強者。

現在已經有了天下無敵的百裡東君和即將成就神遊玄境的孤劍仙,再加上整個雪月城,江南霹靂堂的雷門雷家堡,以及更多更多。

什麼叫做禍水紅顏,這就是!

——————

(明德帝:朕現在勒緊褲腰帶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