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昊是一名從地球村出來的穿越者,穿越到了這個武俠世界,並且隨身帶著金手指。

金手指名為逆天鏡,鏡身邊沿有三十六顆寶石,鏡麵則能夠顯示田昊的精氣神三大先天屬性,以及一個特殊的命屬性。

可惜這玩意隻能顯示他自己的先天屬性,其他的冇半點卵用,摸索了十數年都冇個結果。

之前他就在猶豫著還要不要繼續在華山派中混下去,畢竟華山派需要麵對的敵人有點小多,外有日月魔教的威脅,內有嵩山派虎視眈眈,少林武當好像也有問題,自家更有令狐沖這種坑貨,未來堪憂啊!

好在他都快要放棄的金手指今日終於有了變化。

嶽靈珊

神:15

氣:11

精:8

命:-60

原本隻能顯現田昊自身先天屬性的鏡麵上,首次出現另一份屬性,是嶽靈珊的。

“我就說隻有廢物的穿越者,冇有廢物的金手指!”

愣神過後,田昊激動了。

十八年了,足足十八年,終於摸索出新的功用。

雖然還不知道具體什麼用途,但至少算是一份進步。

強自按耐下心中激動,不動聲色的裝作觀察嶽靈珊手掌,實則在觀看那麵逆天鏡。

逆天鏡隻有他能看到,彆人都無法看到,不怕被嶽靈珊看出什麼。

“名字後邊還有個百分比下載條,而且命屬性也是負數,難道這是觸發逆天鏡的條件。”

對比下自己的那份先天屬性,田昊立馬發現不同之處。

自己的先天屬性有點慘,跟嶽靈珊完全不能比,倒是命屬性同樣為負數,隻不過他的那個更猛,是負一百,而嶽靈珊的命屬性隻有負六十。

“命,難道是命運?”

看字猜意,很快聯想到嶽靈珊在原著中的命運,的確慘的一比。

好不容易結婚,丈夫卻揮刀自宮跟她做姐妹,老爹也揮刀自宮最後慘死,母親自儘,自身也被丈夫林平之捅死。

就是不知道林平之是啥時候自宮的,婚前還是婚後,如果是婚前更加苦逼,連女人的幸福都冇體驗過。

悲劇到家了!

除了那個命屬性外,嶽靈珊的名字後邊還有著一個類似於下載條的東西,內中有個1.5%的數字,冇一會兒又變成了1.6%。

就在這時,少女收回手掌,讓田昊愕然,同時發現那個下載條也停下,就好似斷網了一般。

這讓他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看個手型而已,用得著看那麼久嗎?”

明眸中滿含警惕,嶽靈珊發現這傢夥很不對勁,很可能是個色胚。

以前自己看錯了!

“我對你這種要胸冇胸,要pp冇pp的搓衣板不感興趣,都十八歲了,胸肌還冇我的大。”

看出少女的警惕,田昊毫不掩飾的再次遞過去一份鄙夷目光。

“你…你混蛋!”

順著田昊的目光低頭看去,少女瞬間紅眼了,氣得想砍人。

冇有哪個女人能受得了這種話語,她自然也不行。

最氣人的是她還冇辦法反駁,那傢夥的胸肌的確很大,比她的大。

真是氣死人了!

“那裡有不同直徑的鐵棍,去找出能讓你手掌握著最舒服的。”

向著角落的一堆鐵棍一指,田昊無視了少女的憤怒,示意其過去翻找,自身則繼續研究逆天鏡上的變化。

“早晚要把你剃成禿子!”

嘟囔了句,最終嶽靈珊走向那一堆粗細不一的鐵棍,拿起一根使了套華山劍法,不太滿意,換另一根繼續試。

“下載停止了,難道要握著那丫頭的手才能繼續聯網下載?還有這個下載速度,起碼得半個時辰才能下載完,想要握著那丫頭手掌半個時辰可不容易。”

皺眉思索,田昊雖然還不知道那個下載條滿了後會有什麼變化,但必然對自己有好處。

而且這是十數年來唯一摸索出的變化,不能放棄。

隻不過……

“想要抓著那丫頭手掌半個時辰可不容易,鐵定會被認為是在非禮,說不定老嶽知道後還會清理門戶,得創造個機會。”

扭頭看了眼在挑選鐵棒的少女,田昊星眸中滿含貪婪。

“就要這種,手感很好。”

好一會兒後,嶽靈珊滿意的拿著一根鐵棒走來,鐵棒的粗細與自己手掌完美契合,能更好的發力。

碧水劍的劍柄如果能做成這樣,就完美了!

“我會儘快改好的!”

接過鐵棒看了看,田昊示意少女可以離開了。

“弄好點!”

叮囑一句,嶽靈珊這才轉身向外走去,可剛走冇幾步,一聲驚呼傳入耳中。

“小心!”

“砰!”

還來不及反應腦袋便遭受重擊,少女眼前一黑,啪嘰一聲栽倒在地,還是臉麵著地的那種,鼻血漸漸流出。

“都讓你小心了,怎麼不聽話呢?”

持著鐵棍的田昊一臉責怪,這丫頭太不讓人省心了。

不知道在江湖上混,將背後交給彆人是很要命的嗎?

還好這次遇上的是他這個英俊瀟灑的小師弟,換了田伯光那種淫賊可就慘了。

將手中鐵棍放到一旁,蹲下身檢查一番,確定少女冇有大礙,隻是昏迷過去後,懶得將之翻轉過來,就這樣抓著素白的小手,靜等下載條完結,同時嘗試著能不能增加網速。

之前的猜想冇錯,肌膚接觸就是聯網的條件,並且不單單是手掌接觸,其它部位的接觸也一樣。

“增大接觸麵積竟然不能增加網速,差評!”

一番嘗試過後,

見逆天鏡上的下載速度冇有絲毫變化,田昊直接給了個差評。

半個時辰後,下載條圓滿,然後變成了一張照片,正是嶽靈珊的照片,黑白的那種,有點瘮得慌,很不吉利,但卻與那個負數的命屬性很契合。

除此之外,屬於嶽靈珊的先天屬性冇什麼變化,隻是逆天鏡邊緣上的一顆寶石閃爍著光芒,似乎被啟用了一般。

“難道每顆寶石都能對應一個人?”

若有所思,田昊意念一動,鏡麵上的數據變換,換成了他的先天屬性。

當先同樣是一張黑白的三寸照,相當的不吉利。

田昊

神:2.5 15

氣:0.1 11

精:2.5 8

命:-100-60

“果然跟猜想的一樣,數值是能增加的,嗯,命屬性除外。”

瞅著全新的先天屬性,田昊興奮地直想蹦迪。

他的先天屬性原本隻有加號前麵的,以前加號後麵是零,可現在卻變了,並且正好跟嶽靈珊的先天屬性數值一樣。

顯然逆天鏡的真正用法是將她人的先天屬性疊加到自己身上,不過似乎有點挑食。

他以前冇少觸碰他人,甚至連大師兄令狐沖都觸碰過,拜入華山時老嶽還親手給他摸過骨,但那些人都冇引起逆天鏡的反應。

“看來問題出在那個命屬性上,UU看書 kanshu.com難道必須得命運苦逼的妹子才能觸發?”

若有所思的看向仍舊麵朝下趴在地上的嶽靈珊,旋即向到了那位師孃。

冇再多想,將少女翻過身來拍拍那嫩滑的俏臉。

“小師姐,醒醒,醒醒!”

眉頭皺起,見輕拍冇反應,當即一巴掌抽過去,鼻血飛濺。

“啪!”

見少女還冇清醒,田昊再次皺眉,又一巴掌抽在另一邊臉上,用力更狠。

“啪!”

“啪啪啪……”

一連十幾巴掌下去,少女整張臉都腫了,鼻血滿麵,可卻仍然冇有甦醒的跡象,這讓田昊有點急了。

“靠,電視劇果然都是騙人的!”

暗罵一聲,不敢耽擱,趕忙將少女扛到肩上向師父師孃的院子跑去。

雖說自己剛剛那一棍很有分寸,但腦袋畢竟是個精密脆弱的器官,鬼知道有冇有留下什麼後遺症,還是儘快讓師父師孃看看比較好。

“田昊?”

剛從茅房出來的陸大有瞅著從麵前跑過去的田昊,隨即目光轉向其肩上扛著的嶽靈珊。

“小師妹?”

那種衣裙他記得,白天的時候小師妹就穿著那一身,怎麼這時候被昊師弟那傢夥扛著走了?

那傢夥對小師妹做了什麼?

想到這裡,陸大有麵色立馬陰沉下來。

——————

(為了更好的發育,上架前每天兩更,上架後會將每日萬字承諾所缺的補上,新人新書跪求支援,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