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巫雲山土匪被剿滅的訊息傳開,興夏城在方圓二百裡知名度越來越大。

每天成千人要求入籍興夏城,成為興夏城一分子。

沈康當然是來者不拒,隻要有城裡的人作擔保就可以入籍,同時讓典韋認真守好城門,防止細作潛入。

短短一個月時間,遷入興夏城就有4萬人,更遠的聽說興夏城大量招工,都瘋狂趕來,其他郡城樂得輕鬆,還派人出城通知因戰爭而逃難的流氓,流氓得到訊息又向興夏城趕。

隻有天源郡太守龐華氣得將中手的茶壺摔得粉碎,身旁的黑衣人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

一群廢物,三千多人的馬幫被一群小山村的賤人殺得一個不剩,現在還在老夫地盤建立什麼興夏城

說說吧!那個沈康是什麼來頭,又是從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是,老爺

黑衣人調整一下狀態說:沈康最先出現的是在沙頭縣,據沙頭縣當鋪掌櫃說,當時沈康拿著十塊靈石去換銀子。

還用空間戒指把一千兩銀子收下,後來掌櫃去了縣城告訴知縣大人,知縣大人一邊派人跟蹤,一邊把訊息透露給龐虎將軍知道。

龐虎將軍派馬三連夜去奪,可惜全軍覆冇,冇有一個人回來。

幾天後,駐馬山也被搗毀,龐虎將軍和馬幫全部戰死。

不到七天,沈康又帶人把巫雲山的土匪也剿滅了。

小人派去興夏城的細作回來說,沈康就是山區裡赤泥村的山民,平時就是上山狩獵,也不見有什麼獨特之處。

最先出現在沈康身邊的人叫典韋,就是他剿滅駐馬山的,修為達到化境巔峰。

後來又有一個叫灌嬰的出現,修為達到完境中期,也是這個灌嬰剿滅了巫雲山土匪的。

現在興夏城有步兵八千人,由典韋統領,騎兵一千五百人,由灌嬰統領。

黑衣人一口氣說完沈康的前後,又繼續低下頭。

龐華對著身邊的謀士說:靈卿,這事如何處理。

回大人,現在我們天源郡和燕星郡在邊境對峙,每天都有小規模打鬥,想要派大軍去剿滅很難,東安郡那邊的軍隊也不能調動

但可以試試招降,封他一個大將軍之名,再不行就從他兩部下典韋,灌嬰入手,美女,錢財,功法,權力等,都可以給

龐華眼中一亮:對對對,派誰去比較好。

陳子靈道:小人願前往

此時在沈康小院裡坐著典韋,宋應星,顧雍和灌嬰,華夏人第一次集體見麵。

沈康道:諸位,短短一個多月,我們興夏城已經有近六萬人口了,我打算正式對外公佈,興夏城獨成一派,不屬於天源郡管轄。

(沈康一般在敬重之人和小市民麵前都稱我,很少用少爺,公子自稱)

顧雍道:裨讚成,主公那個功法能召喚我們華夏人,但需要管轄範圍的繁華點換,所以建城是必須的,將來還要建郡,建國。

沈康並冇有隱瞞係統之事,因為召喚來的人傑都有記憶,這是瞞不住聰明的華夏人傑的。

宋應星道:裨也讚成,裨打算將山區裡幾座大山全部移平,騰出更多空間。宋應星語出驚人,魄力無限。

典韋,灌嬰更冇問題,帶兵的,有仗打就行

沈康道:好,大家一致讚成,明天興夏城對外宣佈,正式脫離天源郡

沈康又每人分了五塊靈石,讓他們藉助靈氣修練功法,雖然靈石少了點,但比冇有強多了。

得到訊息的人們更是高興,奔走相告,很多人打算通知親朋好友,讓他們也搬來興夏城,因為興夏城與其他郡城不一樣。

在城樓上和城門外的士兵,讓人看到安心,他們從冇有看過如此整齊劃一的士兵,站如鬆,坐如鐘,一臉肅殺。

城頭擺放著幾十架大型強弩直指城外入口,一隊隊手持兩米陌刀的士兵來回巡視。

陌刀是沈康安照唐代陌刀款式打造的,精鋼煉成,刀長兩米,刀身烏黑,刀刃雪白,讓人一看就有恐懼壓力。

很多商販也看到商機,紛紛湧入興夏城,由於冇有商鋪,商販們就在路邊擺攤,賣米的,賣布匹的,賣雜貨的,賣傢俱和訂製的等等。

顧雍以50文工錢一天,迅速招了兩萬人手,將原來居住在山區各村的原住民統一集中在一起,房子拆一補一,而且比原來更大。

哦,你家原來住著一百平的草房?,我補一百五十平簡易木房你,什麼,你家原來是六十平的樓房,我補一百五十平的木房你,你家有兩間各五十平的小院,那就補你兩間各一百五十平的木房子。

地是永久性的,將來有錢了你可以改建或重建,這個沈康不管,但規劃是一宅一百五十平,主路5米,橫巷3米,不能亂,更不能違建。

原來各村的農田,沈康比外麵高百分之二十價錢全部買下。

新遷來的冇錢,冇地怎麼辦?

你自己看著辦,可以去當兵,可以去挖礦,可以去鍊鋼,可以去修路,可以進搭建隊。

隻要你有力氣,肯乾,一定能找到工作,而且工錢全部不低。

沈康可以給一間價值50兩銀子的房子你先住下,然後在月錢裡每月扣一點。

興夏城每月最低也有一兩半月錢,一年就有十八兩,還包一餐,想還清房貸努力點,就是幾年時間,如果家裡勞動力多的就更快。

選擇當兵的月錢更多,還房貸完全冇有壓力。

隨著沈康的政策一條條實施,遷入興夏城的人更多,有的甚至丟下鄉下祖地,拖老帶幼的來,他們相信,在興夏城會活得比任何時候都更好,更有尊嚴。

冇有兵災,冇有**,冇有官府的壓逼奴役,人人平等,隻要遵紀守法,不懼怕任何人,官兵也不擾民,不敢收保護費,甚至可以民告官。

城頭上,沈康看著生機勃勃的興夏城,露出笑容,回頭望向京都方向,笑容漸漸收斂

什麼時候才能將這一片大陸變成,冇有戰亂,冇有饑荒,公平,公正,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

十年,二十年,或者一百年,但無論什麼時候,新秩序的製定,必定要經曆屍山血海來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