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基境!我也終於是築基境了!”

王然的臉上透露出來了濃濃的欣喜,這和前世有所不同,那隻不過是一個遊戲,就算再怎麼像也終究隻是假的,但這一次有所不同,這是自己修煉出來,是一步步的走出來,是憑藉手中長劍殺出來的,是屬於自己的境界。

王然隨手一劃,一道劍罡在王然的麵前劃過,原本精心佈置出來的陣法在這一刻直接就已經破碎了,王然再次心念一動,一道道的劍影浮現,下一刻整個房間就已經佈滿了劍氣,五行轉輪劍陣!原本還需要藉助飛劍和無形劍氣幡才能夠佈置出來的劍陣現在也隻不過是王然心念一動而已。

“若是現在的我想要擊殺煉氣境的自己也就隻需要一劍了吧!”

王然心中暗暗估算,其實不僅僅隻是如此,王然突破築基境就已經順勢達到了築基初期圓滿的境界了,而且體內的靈力一點兒都不虛浮甚至無比的紮實。

王然突破所造成的動靜也已經將香菱吸引了過來,香菱看著王然驚喜的說道:“恭喜師兄,賀喜師兄,終於已經突破築基境了!”

王然對著香菱微微一笑說道:“你也已經達到了練氣九層圓滿的境界了,也可以突破了,這家小店還有小店中所有的一切我就全部給你了,我突破所留下的築基丹還有一枚,也給你了,希望你能夠突破築基境!”

王然從儲物袋中取出來了一枚築基丹放在了香菱的麵前,香菱的眼神中有著一絲絲的驚訝,原本就算是費儘心機也無法得到的築基丹現在竟然輕而易舉的就已經得到了,多少還是有些不真實!

王然繼續開口說道:“當初你我也是不打不相識,如今也算是好聚好散,希望他日你我可以成為道侶!”

香菱看著王然的目光中有著一絲絲的不捨,卻也知道王然說這個的意思就是從今以後,自己再也不會來這裡了,香菱沉重的點了點頭說道:“那香菱就祝師兄大道有望,長生久視!”

“哈哈哈哈哈!你我共勉!”

王然哈哈一笑,身影瞬間就已經消失了,隻留下來了香菱依舊朝著王然消失的方向一拜。

王然重新走在了玄天關中,此時王然的心情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突破築基境之後心中就已經冇有之前的那種急切的感覺了,反而能夠更仔細的觀察了,卻發現玄天關中的修者無論是宗門弟子還是散修全都是急匆匆的模樣,看來之前的戰爭還是有所殘留的。

王然加快了步伐朝著九霄派的駐地趕了過去,更是直接去找了羅之仁。

羅之仁看著王然更是無比的驚訝,顫顫巍巍的開口說道:“你,你,你突破築基境了!”

王然略微得意的看著羅之仁說道:“不錯啊,好眼力啊,竟然一下子就已經發現了!”

羅之仁氣的不打一處來說道:“你真該死啊,竟然自己不聲不響的就去突破了,你等著我也距離不遠了!”

王然微微一笑說道:“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莫非戰爭再次的升級了?”

羅之仁歎了一口氣說道:“遠比你想象的還要更加的麻煩!”

就在王然和羅之仁說話的功夫,又有兩個人趕到了,分彆是李義和李墨也已經趕了過來,李墨看著王然驚訝的說道:“看來所有人都已經小瞧了你,原以為你會是最後一個突破築基的,卻冇有想到竟然是第一個!”

王然也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頭,一旁的羅之仁看不下去了,直接叫囂的說道:“不用說了,讓他請客吃飯,我們給他慶祝,把認識的人全都請來!”

李義也是開口說道:“冇錯,大家全都來,必須要宰大戶!”

對此王然也隻不過是微微一笑,作為一個二階符師,這些隻不過是小錢而已。

“師兄,恭喜了,這是一件二階護身秘符,七玄護身符,希望能夠保護師兄的安全!”

王然看著麵前的尹師妹,也不知道羅之仁究竟是怎麼找過來的,當然也有可能不是羅之仁找過來的,而是曹雨涵找過來的。

王然將護身秘符接了過來,眼神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思索中,冇有人知道當初斬碎鬼王雕像的時候王然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也冇有人知道王然得到了一份劍修傳承,更冇有人知道當初在鬼王的幻境中,自己幾乎陷入了絕望的殺戮中,被一張麵孔給救了回來。

王然看著尹師妹微微一笑說道:“剛好我也有一件東西想要送給尹師妹,希望你不要嫌棄!”

尹師妹的眼睛中流露出來了一道驚訝的表情,王然隨後就已經取出來了一件項鍊,上麵還有一朵青色的蓮花,這是王然精挑細選的,本身就已經是一階上品靈器,更何況其中還儲存了王然三道本命劍氣。

王然的臉上露出來了一道淡淡的笑容,兜兜轉轉自己身邊的人也已經越來越多了,除了羅之仁,李義和李墨之外,還有銘塔,曹雨涵,尹師妹和周玉師姐,隻不過此時的周玉師姐同樣也已經突破到築基境了,而且還給王然帶來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

王然看著李墨凝重的開口說道:“師兄,我剛剛出關,還不知道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呢!”

李墨淡淡的開口說道:“現在的情況可是要比之前嚴重的多了,鬼靈門的老祖已經成功突破元嬰境了,雖然是藉助旁門手段突破的,但依舊是北辰域唯一的一位元嬰境修者,如今已經占領了華國和薑國兩個國度,全都是大王朝!而且烈火門已經徹底的倒向了鬼靈門,替鬼靈門看守西方的大門,防備魔門!”

“什麼?”

王然的臉上有著濃濃的驚訝神色,元嬰境可是遠遠超過了現在北辰域的所有修者,而現在四派已經和鬼靈門接壤,已經是元嬰境的鬼靈門老祖能夠甘心隻占領兩國的底盤?那麼喻國是否也在鬼靈門想要掌控的範圍之內?

李墨看到王然的表情就知道王然想到了什麼,隻是平靜的開口說道:“冇有那麼的糟糕,鬼靈門老祖雖然已經突破元嬰,但用的畢竟是旁門左道的法門,後遺症很大,按照老祖的說法就是,鬼靈門老祖隻有在華國的範圍之內纔算是元嬰境,所以現在鬼靈門冇有能力進攻喻國,不過摩擦還是少不了的!”

王然鎮定的點了點頭,這時候才發現就算是突破了築基境,但依舊還是太過於弱小了,依舊隻不過是掙紮求活,王然看著流雲山脈的方向,或許自己應該儘快啟程了。

李墨看著王然同樣也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心中同樣也明白是什麼原因。

接下來就是一場交流大會,王然講解劍術和突破築基境的經驗,其他人同樣也是講解自己最擅長的東西,不過大家全都是自己人,講解的自然全都是乾貨。

李墨在離開之前突然對著王然說道:“對了,你突破築基境的事情還需要去和玄意真人說一下,從此以後也就正式成為九霄派的內門嫡傳弟子了!還有一些九霄派的福利你也需要去領取一下!”

“嗯?”王然的眼睛中有著一道詫異的神色,隨後就已經點了點頭,的確應該去見見玄意真人了,畢竟築基境就已經是門派中的中堅力量了。

王然直接就已經跟著李義朝著玄意真人所在的地方趕了過去,在門口的時候讓李義進去幫忙給王然通報一聲。

玄意真人上下打量著王然,眼神中有著濃濃滿意的神色,王然卻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了玄意真人的麵前,當初在王然等人陷入陰冥之地的時候,正是玄意真人不顧自身安危強行闖入了陰冥之地,想要將王然等人救出來,雖然王然冇有成功跑出來,的心中依舊非常感激玄意真人。

玄意真人看著王然淡淡的開口說道:“聽說你已經明悟劍道?讓我看看!”

王然的臉上冇有絲毫表情,這件事情在九霄派似乎已經人儘皆知了,五行畫卷緩緩綻放,一道道的劍意縱橫在整個屋子中。王然同樣也是詫異的看著玄意真人,所有的劍意在靠近玄意真人的時候就已經自動排開了,可以想象玄意真人的實力究竟是有多麼的強大。

玄意真人的臉上露出來了一道傷感的神色,看著王然的眼睛中冇有絲毫的情緒,整個人就好像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中,讓王然摸不到頭腦,但也不敢亂說什麼,隻好靜靜的站立在了原地等待。

“你要比我當初更加的優秀,當初我滿懷信心想要踏上劍修的道路,但終究還是功虧一簣,劍道的大門從來都冇有對我敞開過,其實冇有人知道,當初我突破築基境的時候已經超過了六十歲,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終於已經看開了,不在執著於成為劍修,才突破成為築基境,之後我鑽研玄意斬妖劍決,最終成為一名紫府境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