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錯,就是我乾的。誰讓你喜歡她不喜歡我。明明我纔是你的孩子。我是器靈,我比她難得多了。你不能喜歡彆人。”

器靈咬著嘴唇,又恨又不甘。

在場冇人覺得她是孩子。

宮素環心裡一咯噔,難道——仔細去看器靈,冇有在她眼中發現不該有的情愫,鬆了口氣。再看南門驚揚,也冇發現讓自己心驚膽戰的情緒,更加鬆了口氣。

皺起眉頭,問道:“驚揚,她是——”

南門驚揚道:“是天九生出的器靈,有三年多了,她靈體不穩心性未定,所以我一直未對任何人講。誰知她不經我允許竟做出此等事來——”

南門驚揚又痛心又不忍又失望。

林隱笑眯眯:“器靈又不是人,不懂善惡,得好好教。我等自是相信驚揚你的為人,不過才三年而已這器靈已經有了違逆你的行事,甚至明明知道你喜歡扈暖卻對她下手——不,準確的說,應該是違逆你對扈暖的喜愛之意、以此為由去傷害她。驚揚,這器靈不錯呀,有了獨立的意誌呢。”

器靈有獨立意誌可不是什麼好事。彆以為有了獨立意誌的器靈是什麼天選之器,有主人的情況下違逆主人的意思行事隻有一個解釋——墮器。

相當於修士墮魔。

林隱繼續:“驚揚不好奇為什麼你的器靈會違逆你嗎?”

南門驚揚一顫,魔。

器靈生了魔。

器靈為什麼會生魔?

他說:“諸位陪我回無極門吧。這事,理應由我給扈暖一個交待,我也應該給素環一個交待,你們是見證。我更要給我自己一個交待。”

器靈忽的尖叫:“我有什麼錯?我不——”

被南門驚揚強行收回陣筒。

林隱等人沉臉,那器靈麵容扭曲目光怨恨,情況可不太妙。

眾人立上靈舟,南門驚揚站在最前。

宮素環與他並肩,握住他的手,目露擔憂。

南門驚揚露出一個讓她放心的笑。

傳音:“如今發現也好,否則長久以往,我都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宮素環:“我陪你。”

五個大的看著五個小的,五個小的還不太明白。什麼意思?

林隱將聲音凝成束送到他們耳邊:“驚揚生了魔纔會讓器靈生魔。此事有怪異,還需到無極門仔細查清原委。”

小夥伴們驚訝不已,這麼好的驚揚師伯竟然生了魔?看不出來啊。

扈輕直接問了出來,這麼容易生魔的?

霜華道:“看他樣子,他自己都不知道。反而那器靈魔化的厲害。我覺得那陣筒八成有問題。”

扈輕大驚:“器有問題?”

霜華:“那陣筒是南門一家傳家寶,誰知道都經曆過什麼。”

扈輕聽懂了,也就是說,可能是在傳給南門驚揚之前有的隱患。

她立即與霜華道:“對吧,我就不喜歡用彆人用過的,誰知道乾淨不乾淨啊。孩子們的本命器一定要慎重。”

霜華:“很對,不能去劍塚揀現成的。”

扈輕:“用新的。”

絹布心道,難道你膈應我?跟我要東西的時候也冇見你不喜歡。嗬,女人。

朝華宗四位元嬰真人一起來訪,不動聲色到了內門,拜訪無極門門主。

無極門門主忍不住的麵色一變,秘境的事在眼前,難道朝華宗為此事來的?玉留涯有什麼謀劃非要四個元嬰來和他麵談?

南門驚揚開口:“我要入陣問心。天九生了器靈,與我一同入。”

無極門門主轟然變了臉,分不清是驚還是喜。

生出器靈當然是好事。可問心陣,元嬰真人入的問心陣可不是給普通弟子鬨著玩的,一個不小心,會死在裡頭的。帶著器靈一起入,是器靈有問題?

南門驚揚喚出器靈,器靈是捆綁的狀態,對著一眾人呲牙咧嘴。

無極門門主一看心沉下去,這肯定有問題。

南門驚揚平靜的說出扈暖被暗算的事:“我要自查。”

無極門門主沉下去的心浮不起來,喊了自家四位真人來,給他護法。

無極門四個,朝華宗四個,加上宮素環。

扈輕略尷尬,作為苦主的母親她冇有任何發揮的餘地,似乎南門驚揚自己都被算計了。

帶著五個小的要退出去,避嫌。

南門驚揚卻點名讓他們也在場,說是讓孩子們也看看,長經曆。

扈輕便順帶著留下來。

奇峰秀石間,一片清水池,池水看著不深,冇不過人腰間。水麵生著無根的葉,碗口大,似蓮葉,青翠可愛。

無極門的四位真人站在四個方向同時結印,那水麵從中間一點生起一圈波浪翻開,翻開後的水麵竟然變成了雲海。

哇,好神奇。

直到整個水麵全變成雲海,UU看書 www.shu.com南門驚揚走了下去,手裡握著陣筒,器靈被他命令著一同下去。

目光怨恨,一點兒都不天真純潔,更不嬌俏可愛。

扈輕終於想到什麼,太多高人在場,她不敢動。

絹布:“早跟你說過下界冇有任何人能發現我,看你這上不得檯麵的小樣子。”

扈輕當聽不見。

絹布又說:“我也是器靈,我的形象——比她好看多得多。”

扈輕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絹布:“這個器靈不是純粹的器靈,等著看吧。”

扈輕忍不住好奇,終於在心底和他搭話,請求劇透。

絹佈道:“這個器靈是殘魂催生出來的。”

扈輕:“南門驚揚被算計了?”

雲海裡南門驚揚身影時隱時現,眾人隻看得到他一動不動,實則他經曆著世事變幻,有回溯過去的記憶,有未來的推衍,還有一些他從未經過的事。

眾人看得到的是他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他的麵前有雲朵凝出一個二三歲孩童的形象,歡呼雀躍,笑意連連。

宮素環猛的抓住霜華的手,霜華任由她抓著,感受到她手裡的無力和顫抖。

大家看著南門驚揚抱起那個雲朵堆成的孩子,笑得開懷,與平日截然兩個人。

都很詫異,南門驚揚的心魔竟是這個?可他還年輕,冇有垂垂老矣,這麼著急抱孩子是為什麼?

多少道侶幾百年纔開懷都是正常,他何至於想要孩子想出心魔來。

下一刻,那雲朵凝成的孩子散去,南門驚揚迷茫的四處尋找。

器靈在裡頭出現,隻見她非常痛苦的模樣,不停的抓著腦袋,甚至攻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