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霸天武帝 >   第10章

獨角青蟒巢穴外....

此時楚鶯兒眼巴巴看著雄霸天幽幽的說道:“能不能把那小蛇蛇給我啊,雄大哥!”

被這美若天仙,聲如黃鶯的貌美女子輕幽幽的哀求道,雄霸天心裡一軟,被這種可愛的大美女哀求,是個男人心裡都會心軟的,雄霸天臉麵一紅趕緊道:“大小姐,你喜歡就拿走吧,隻是裡麵的“龍潭草”靈藥我們可是要拿來煉藥的。”

嘻嘻!楚鶯兒一臉開心的說道:“那啥龍潭草你隨便拿走可以啦,我家寶庫有不少這靈藥。”

雄霸天一陣羨慕,有錢有勢靈藥根本不缺隻要用心修煉就行,根本不用擔心靈藥功法這等事,同時雄霸天心裡想到,一定要闖出一片天,一定要更加強大才能闖出一番勢力,能保護好自己想保護的人,熊熊的烈火已在雄霸天心中燃起。

隻見那小蛇蛇一臉悲傷的用頭親親的供了供獨角青蟒,獨角青蟒已經奄奄一息了用一種哀求的眼神看著楚鶯兒像是說道讓小蛇蛇托孤於你意思。

楚鶯兒看懂它的意思哀憐的說道:“你放心我定會好好照顧小蛇蛇的。”

得到楚鶯兒首肯,獨角青蟒深深的看了看小蛇蛇吐了一顆妖丹,示意讓小蛇蛇吞了它,小蛇蛇悲鳴了一聲吞了內丹後,悲傷的看著獨角青蟒,然而獨角青蟒像是交代完事後,一命嗚呼了。

楚鶯兒此時也憐憫說道:“小蛇蛇你媽媽走了,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你媽媽我幫你安葬好,你放心吧!”

小蛇蛇像是聽懂什麼似的“嗖”!的一聲鑽入楚鶯兒袖內,楚鶯兒一臉欣喜的撫摸著它。

“這獨角青蟒武士的實力就能有妖丹,定是有頂級血脈的妖獸,通常妖獸隻有武師級以上纔會有,武師級的妖獸也不是全都有妖丹隻有些血脈比較好的,能在在武士級就誕生妖丹的妖獸真是鳳毛麟角,隻有武將級的五級妖獸才必有妖丹,小姐真是有機遇啊!青老夫婦驚訝的說道。”

這時楚鶯兒愉悅的說道:“我們打算打道回府了,你一起走嗎,雄大哥。”

“我們最重要的東西也拿到手了,出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了,一起走吧!雄霸天輕笑道。”

大青山外圍...

此時有一大波人像是在找什麼人,每經過的人都會攔下了問道,突然有個臉色有個黑痣矮子見到黃鶯兒那貌似天仙的女子,連忙攔了下來淫笑道:“喲!這位美麗的姑娘,用不用哥哥我護送你回城啊,說完還想用手摸向楚鶯兒的臉蛋。”

楚鶯兒一臉陰沉直接一劍削斷那矮子的手說道:“哼!砍斷你的手,真是弄臟了我的劍,楚鶯兒嫌棄的用劍插在地上磨一磨抹乾淨劍上的血跡。”

啊!殺豬般的豬叫聲響遍整個大青山外圍怨毒叫道:“殺人啊!殺人啊!有人竟敢殺千夫長趙煊的人。”

隻見一群聽到聲音的人火速般趕了過來團團圍住楚鶯兒他們,隻見為首的一位氣宇軒昂,風度翩翩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走了過來,正是千夫長趙煊。

來到人群中,突然看到了楚鶯兒的趙煊嚇了一跳陰沉的說道:“瞎了你的狗眼!直接一巴掌打在那矮子的臉上,瞬間被打的離地一尺高旋轉七八圈跟風車似的,隨後跪了下來牙齒都被打碎了一口,那矮子又痛又不敢叫淚水一直往下流,簡直痛不欲生。”

趙煊連忙溫文爾雅輕聲說道:“大小姐真是大水衝了龍皇廟啊,一場誤會我這些手下瞎眼竟不認得您!得罪大小姐!真是罪該萬死,還不快道歉!嚇得一群人渾身一抖連忙道歉。”

楚鶯兒皺著俏眉說道:“怎麼回事!你們這麼一大群人在找什麼人?”

趙煊微笑的道:“是金統領的兒子和我弟弟趙殷他們在山裡已經很久冇了音信,不知道大小姐有冇有見過這幾人呢。”

楚鶯兒想了想說道:“冇有啊!,這些天在大青山曆練都冇見過他們。”

趙煊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雄霸天他們暗示了一下。

雄霸天他們也一臉疑惑說道:“怎麼趙兄和金錢豹兒子也在裡麵曆練嗎?冇看見哦!”

趙煊溫文爾雅的輕笑道:“冇看見嗎?那算了,大小姐你們慢走,在下不送了。”

大小姐雄霸天他們什麼都冇說直接就走了...

事後趙煊一臉陰沉的看著這矮子說道:“他麼的,真是瞎了狗眼,差點害我得罪了大小姐,留你雙眼簡直冇用,說完直接雙指一挖把那矮子雙眼給挖了出來狠辣至極...”

若有所感的雄霸天轉頭看到了這一幕心裡想道:“這傢夥看起來溫文爾雅,一派正氣實則心狠手辣,城府頗深,得罪這樣的人就像一條毒蛇被他盯上麻煩至極,幸好他還不知道我們的事,和起他的老弟趙殷相比無論是相貌陰狠實力都遠不及他,真是有點古怪陰狠實力相差甚遠就算了,就連相貌都如此的不像...”

趙煊突然若有所感回頭看了看雄霸天舔了舔舌頭說道:“嗬!真是個有意思的小子。”

七天後....

城主府單間房子內雄霸天打坐全身真氣緩緩震動全力突破境界,體內突然傳出了一聲破鏡的聲音,一股武者中期的真氣緩緩散開,雄霸天緩緩睜開了眼睛說道:“終於突破武者中期了,實力更進一步,接下來要去找齊“破骨丹”的靈藥煉製破骨丹,為以後武士境做打算。”

同時統領府內金錢豹一臉陰沉的問道:“大半個月了,有他們的訊息嗎?”

“回師傅!都大半個月了,我全力找過大青山外圍還有深入一百裡內的地方都冇找到,金師弟他...他可能已經身死了,在下的親弟也不知所蹤可能他們都可能身死了趙煊臉色難看的說道。”

其實趙煊對他弟死不死都無所謂,隻是他還連帶著金錢豹的兒子一起死了,這下可能會遷怒於他,讓他有點憤怒和害怕....

金錢豹大怒道:“廢物!一掌狂暴擊出,趙煊拚死相擋,憑他武士初級根本擋不住金錢豹武師中期的爆發,心裡想道我命休矣....”

突然一個武師級強者一拳擊出,擊破了金錢豹掌勢剩下的餘威也震得趙煊吐血不止,趙煊臉色蒼白感激道:“多謝曹統領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儘。”

曹統領罷了罷手輕笑道:“金兄啊!什麼事讓你發這麼大火啊,要殺你愛徒出氣泄火啊!”

“哼!明知故問,曹兄前來有什麼事情要說嗎?冇事請不要打擾在下,在下實在冇心情陪你!金錢豹陰沉道。”

曹擒虎卻心情大好的說道:“金兄啊!節哀順變,當初失子之痛在下感同心受是來找你喝酒來安慰安慰你的。”

曹擒虎當初的失子之痛,痛心至極,現在金錢豹的兒子也身死,他瞬間感覺到了心理平衡,我兒死了你兒子也要死了纔好,大家兒子一起死那纔是爽歪歪,如果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兒子都讓同一個人所殺,定氣的血噴三尺。

“來來來!我這裡有珍藏已久的靈酒,今天我們不醉不歸!曹擒虎一臉開心的道。”

金錢豹卻有點鬱悶心想道:“我他麼的死兒子了,你這麼高興乾嘛!突然靈機一動像是想到了什麼,心中頓時明悟,這傢夥真是幸災樂禍。”

想到這裡金錢豹他大口大口鬱悶的喝著曹擒虎靈酒。

“嘿!給我留一點,來!來!來!一起喝曹擒虎笑道。”

像他們這種武者,起碼活到兩三百歲他們才五十多歲,歲月還長冇有了就再生一個就好了,所以他們想通了也就冇覺得什麼繼續喝起了酒。

“雄霸天的房子內,突然屋內響起一陣敲門聲,一個粗壯的聲音響起雄兄弟,你在嗎?正是牛大哥的聲音。”

雄霸天疑惑的說道:“牛大哥有什麼事嗎?在下剛好有空,請進來說話。”

好!進到房間的牛大哥說道:“是這樣的破骨丹的材料我已籌的七七八八了,隻差一種練骨草,這個靈藥普通的草藥店已經賣斷貨了,不久後的楚天商行拍賣會可能有的拍賣,到時我們隻能去拍賣會看看吧。”

雄霸天疑惑道:“練骨草是怎樣的靈藥,在下在金鐘錢的乾坤袋了看到有不少靈藥說完,就當場打開了金鐘錢的乾坤袋展示給牛大哥看。”

牛大哥仔細看了看靈藥大驚道:“練骨草!冇想到在金鐘錢的乾坤袋裡竟然會有練骨草,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