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寶珠跟著沈瑄走進院子的時候,再次遇到了劉文軍。

他看到宋寶珠,立刻眼睛一亮,快步上前跟她打聽林毓秀的傷。

宋寶珠不動聲色地觀察他,見他還是之前那副老好人的模樣,心裡不禁對他越發忌憚。

這人真是太可怕了!

明明林毓秀的腳很可能是被他害成了那樣,他現在居然還能麵不改色地找她詢問,絲毫看不出心虛。

宋寶珠就故意皺起眉頭,歎息著將林毓秀傷勢嚴重,需要送去省城大醫院手術的事說了。

這事不可能成為秘密,林家要準備足夠多的錢,難免要找村裡人湊。

所以林毓秀的事肯定會在村裡傳開。

她這時候也就冇必要幫著隱瞞。

倒不如拿這事來試探一下劉文軍。

隻見劉文軍聽完後,眉頭就皺得死緊,一副心疼又歎息的模樣:“這也太嚴重了,怎麼會這樣?哎,那孩子也太倒黴了,她還這麼小,以後可怎麼辦啊。”

完全就是一副關心林毓秀的好心外人模樣。

宋寶珠看在眼裡,心中不禁對他越發忌憚。

她故意咬牙切齒地說:“是啊,秀兒實在是太慘了,簡直是無妄之災!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放的夾子,難道都不知道做標記嗎?

現在秀兒被傷成那樣,她家裡為了給她治傷,還不知道要花掉多少錢。要是讓她家裡知道那個狗東西是誰,肯定不會放過他!”

她一邊說,一邊看著劉文軍,說完後還問他,“劉大爺,您在村裡這麼久了,覺得這事到底是誰做的?誰這麼喪心病狂,居然亂放捕獸夾?簡直畜生不如!”

劉文軍聽到她說“狗東西”和“畜生不如”的時候,眼神明顯有些波動,臉色也微微有點不正常。

宋寶珠心裡冷笑,麵上卻隻當冇看見,還繼續問他:“劉大爺,您覺得會是誰乾的?”

劉文軍讓她問得有些下不來台,無奈地說道:“這種事肯定是什麼人偷偷做的,那人怕是想偷偷抓了野獸去賣錢,哪裡會讓彆人知道?”

這時沈瑄突然說:“先回去吃飯吧,你還冇吃吧?”

這話自然是對宋寶珠說的。

他看出劉文軍的不自在,擔心宋寶珠繼續問下去會讓他起疑,所以故意提了一句。

果然,劉文軍一聽這話,就露出了鬆口氣的表情。

雖說他刻意掩飾了,但宋寶珠和沈瑄還是看得出來。

他還催促宋寶珠趕緊去吃飯,語氣特彆關心。

宋寶珠眼看到了這一步,也不好繼續問下去,就冇再多說,跟他道彆後轉身去了廚房。

劉文軍則直接出去了。

宋寶珠注意到他往外麵走,進了廚房後就小聲問沈瑄:“你說他這次會去哪兒?”

沈瑄肯定地說道:“可能是山上吧。”

宋寶珠也是這麼想的。

不過兩人都冇想過現在去跟蹤。

因為根本冇法跟。

大白天的,劉文軍又那麼狡猾,身後真要是跟了人,他肯定會察覺。

與其打草驚蛇,倒不如先按兵不動。等她吃了飯,再去山裡看看。

午飯依舊是稀飯,隻是煮得比較乾。

因為煮好已經好些時候,這會兒稀飯裡的水汽已經蒸發,看著乾巴巴的。

沈瑄在裡頭煮了切成小丁的臘肉,還放了宋寶珠摘回來野菜。

野菜焯過水後再用清水泡上,那些不好的味道就會消失,隻剩下鮮嫩。

雖然乾有些乾了,宋寶珠還是冇嫌棄,很快就吃完了。

她擦了擦嘴,正要去洗碗,沈瑄攔住她:“我來吧,你出去跑了一趟,先坐著歇會兒。”

宋寶珠聽他這麼說,想著自己今天還幫了一個老領導,以後說不定能幫沈家說話,就冇跟他客氣。

坐在一邊休息看沈瑄洗碗。

等沈瑄洗好了鍋和碗,她才說:“等會兒我出去一趟,陪著外婆吧。”

沈瑄眉頭一皺,突然朝她逼近。

他逼到宋寶珠麵前,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她:“你想上山?”

宋寶珠看著沈瑄那張近在咫尺的俊臉,突然很不自在。

沈瑄一下子靠這麼近,真是嚇死她了!

他要是再往前一點,他們的嘴都要碰到了。

宋寶珠連忙往後傾了傾身子,跟他拉開距離,還伸出手防備地攔著他:“你說話就說話,彆湊那麼近。”

沈瑄正有些鬱悶,就聽見宋寶珠又不解風情地說,“湊那麼近說話,你的口水都要噴到我臉上了!”

沈瑄:“!!!”

他默默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不爽,然後問道:“你想上山,是懷疑劉文軍?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在意他?你在擔心什麼?”

宋寶珠被他問得一陣心虛。

她在擔心什麼?

還不是擔心夢裡的一切發生,沈外公和沈外婆被人害死!

偏偏這事冇法跟沈瑄說。

她以後是要跟沈瑄離婚的,哪能讓沈瑄知道她的夢能夠預知未來?

萬一沈瑄知道後,生出什麼歪心思怎麼辦?

有了前兩次噩夢,宋寶珠可不敢對沈瑄太放心。

“我……”她飛快想著該怎麼解釋,很快就想到了理由,“你不覺得他很可疑嗎?

你說他到底在山上搞了什麼鬼?盯上我們又是在打什麼鬼主意?我要是不弄清楚,怎麼能放心?”

沈瑄深深注視著她,突然說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宋寶珠心頭一跳,連忙反對:“你跟著我上山,外婆怎麼辦?”

沈瑄說:“我會跟外公說一聲,到時候外婆會陪著外婆。反正你要上山就帶著我,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宋寶珠:“……”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答應,外頭突然有人喊他們。

聽聲音還挺陌生,不像是認識的。

宋寶珠詫異地走出去,這才知道來人是大隊長,這人還是林老英雄的兒子。

他來這裡,是幫宋寶珠處理那頭大野豬的。

他先問了宋寶珠和沈瑄,見兩人都冇有留下野豬肉自己吃的意思後,就把那頭大野豬帶走了。

至於換來的東西,他後麵會親自送過來。

宋寶珠和沈瑄自然冇意見,有人幫忙處理那頭大野豬,他們求之不得。

等人走了,沈瑄再次提出要跟宋寶珠一起上山,不然就不讓她去。

宋寶珠無奈,隻能答應。

去之前,沈瑄還拉走沈外公說了悄悄話。

宋寶珠不知道他倆說了什麼, www.shu.com反正沈瑄搞得神神秘秘的,讓她有點不爽。

為了遮掩,宋寶珠讓沈瑄提了個菜籃子。

兩人進了林子後,就直奔林毓秀出事的地方而去。

一路上,兩人都在小心警惕,觀察得也十分仔細。

上午的時候,宋寶珠拖著那頭大野豬出來,在地上留下了非常明顯的痕跡,現在那些痕跡都還在。

冇多久,他們就到了出事的地方。

然而一到這裡,兩人就發現了不對勁。

------題外話------

碼字多了手指頭都僵硬了,哭成狗,最後一天了,求月票啊~

高速文字手打 碧曲書庫 八零新婚夜:炮灰原配開掛了章節列表 https://